Saturday, July 2, 2022

山打根再宣布升为市 邱文正指邦莫达“狼来了”

(山打根20日讯)民兴党山打根区主席邱文正对于副首长拿督斯里邦莫达平地一声雷宣布,山打根在8月至10月间将实现升格为市的言论太草率,自爽而已。 他今日发文指出,山打根升格为市计划曾在2018年由国阵时期宣布,后因政权易取消,后来在今年2月22日各朝野政党再度炒热升格为市课题,主因是各基本设施未能达标,引起民间舆论,再次胎死腹中,如今拿督斯里邦莫达跳过了首长及地政府宣布市议会已作好准备,在8至10月间实现山打根升格为市,彷如“狼来了”故事。 也是加拉敏汀区州议员邱文正一直强调不反对山打根升格为市,但不是流于表面功夫,山打根除了人口达致升格为市标准外,真不知那一项能通关,到处垃圾偏布、道路坑坑洼洼、路灯失灵、污水阻塞溢满地、沟渠盖破烂等最基本设施都无法改善提升,更要空等待至少两年或以上,这叫人民情何以堪? “山打根的经济效益未见好,邦莫达曾放话若5年内没有任何改变将辞官,可见狂傲骄横,自担任副首长及工程部长的他,人民要求维修“月球表面”的都鲁必路都阁拒绝,还说山打根人不愿付“过路费”,唯有等泛婆大道建好才有好路行驶,这种不顾及人民道路安全的部长,真的令人失望。” 邱文正表示,山打根升格为市后无疑会提高门牌税和各种税务,届时将羊毛出在羊身上,人民生活已到水深火热地步,政府根本没有诚意振兴山打根经济,回复“小香港”繁华时代,并不是老人城。 此外,山打根违章屋区及非法者多不胜数,政府未能解决社会毒瘤,还任由盗电偷水令政府蒙上数千万令吉损失,试问这样的山打根社会棘手问题能置之不管,任由危及社会治安和人民安全吗? 他指出,宣布升格为市不能鲁莽和草率,更不能即兴,这根本是没有责任感,政府任何重大计划,应经过详细讨论和规划才作出宣布,并不是在巫统青年团主办的嘉年华会作出宣布,难道是自讲自爽吗?如果今年山打根不能升格为市,邦莫达是否又辞官呢? 邱文正表示,山打根升格为市课题,将会带入下次州议会。

三脚石景点 垃圾满地

(山打根17日讯)加拉敏汀区州议员邱文正对于曾经享尽盛名的三脚石景点,落入如今垃圾满地大表不满。 他对于政府、旅游部长及市议会没有妥善管理,任由一个充满神话故事及天然独特奇石,都无法拨款维护,打造一个吸引游客的景点,大表失望。 邱文正今日发文指出,三脚石是自然界弥足珍贵,其石头是经历风化侵蚀,才形成今日的海蚀洞面貌,其最独出是因为三只脚支撑着大石,形成像“石牛”般的形状,是50年代至80年代,山打根负有盛名旅游景点之一,许多游客慕名前来,市议会也征收不少入门费。 他对于政府或旅游局没有将三脚石旅游胜地列入“古迹径”失望之余,更令人惨不忍睹的是遍地垃圾堆满及在数年前搭建的建设,全部被附近的违章屋区外来者拆除,根本像一个废置区,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如此独特的地区沦落至此。 邱文正严批这是当今政府的失责,也是市议会管理不当,连最基本的三脚石入口处都被废了,要进入观赏三脚石需从一间板厂小径进出,实在无法接受的失责行为,政府要认真检讨没有珍借这块瑰宝。 他表示,随着山打根机场延长跑道竣工,接下来可能会有各大型飞机直航前来山打根,游客无疑会增加,但为何政府不作好准备,将山打根负有盛名的旅游景点再次打造为重点? 邱文正认为,要拯救三脚石不是纸上谈兵,而是要长期付诸实际行动,更何况三脚石国会议席自民兴党拿督刘伟强离世后,该国席一直悬空至今,导致三脚石一带发展基设完全停顿,这是政府有意为难当地选民或是想引起选民不满情绪则不得而知

阿兹士支持沙法律协会厘清40巴仙净税收入计算

(亚庇11日讯)民兴党青年团主席拿督阿兹士嘉曼支持沙巴法律协会就沙巴40巴仙净税收事宜入禀亚庇高庭申请司法检讨。 他指出,当财政部首次披露有关沙巴40巴仙特别拨款的宪报时,他是首位提出有关提问的国会议员。 早前,联邦财政部长登姑扎夫鲁表示,政府亦根据 1963 年大马协议(MA63)的规定,将 40巴仙的国家收入分配给沙巴已不复存在。 “我支持沙巴沙律协会的举动,因为我是第一个在国会提出有关问题的国会议员。当时两名部长就沙巴有权要求征收 40巴仙税收的权利议题提出相互矛盾的答案。” 阿兹士也是民兴党青年团团长,他表示,该宪报明确表示,它仅在 1969 年 1 月 1 日起的五年内执行,但他质疑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执行。 据他解释,在 1969 年 5 月 13 日种族骚乱的血腥悲剧后实施的紧急法令也在 2011 年被完全废除,这意味着在紧急时期发布的所有宪报也应该被废除,尤其是涉及宪法问题的宪报与MA63密切相关。 “政府执行宪报的原因和意图是什么?” “我认为沙巴法律协会提出司法审查的行动是合理的,我将在议会再次提出有关问题。” 他说,捍卫沙巴人民权利、利益和未来的斗争将继续进行,他永远不会屈服于布城的政治权力。 “除非布城真的打算按照1963年大马协议剥夺沙巴的权利,否则将布城告上法庭是一个适当的行动。” “在下届国会会议上,我会再次提出这个问题,因为直到今天,在上届议会会议的最后一天,财政部仍然没有回应我的提问。” “争取沙巴权利的斗争应该跨越政治界限,因为这涉及到沙巴人民的权利和未来利益的问题,这肯定也会跨越政治、种族和宗教界限。这是我们的权利,我们应该一起捍卫它。永远不要屈服于布城的‘政治伎俩。”

指丽娜退党只为私利 民兴党轰丽娜毫无原则

(亚庇6日讯)民兴党加拉巴干区别坚称,几天前退党的古古善州议员丽娜再纳跳槽是毫无原则且为了经济利益的行为。 丽娜也是加拉巴干女青年团主席,是于2020年沙巴州选代表民兴党上阵古古善州议席,并于10票险胜其对手。 如此却选择跳槽加入人民希望党。 对此,民兴党加拉巴干区部秘书阿育拉曼谴责丽娜的决定是不合逻辑,并且只为了个人经济利益。 “为什么要加入一个完全没有公信力的政党?人民希望党没有民选代表,当该党在沙巴2020年州选举中上阵时,不仅没有赢得任何席位,甚至失去了按押金,就连自己的主席丹斯里刘荣华也败北!” “该政党只是一个空罐子,仅会发出噪音。我认为,沙盟领导人拿督哈芝芝诺只是在利用沙人民希望党。” “丽娜允许自己被操纵以换取金钱。她忘记了她在古古善州议席上以10票微弱多数获胜是由于民兴党为确保她的胜利而努力奋斗的结果。古古善人投票给她不是因为她个人,而是因为她所代表的政党。” 阿育拉曼也指责丽娜的举动矛盾,因为丽娜早前曾大力抨击沙盟政府管理无能,可是现在却加入他们。 他也认为这是沙土团主席拿督哈芝芝诺不顾一切地保留他作为首席部长的职位的举动。 另外,该区部宣传主任祖玛也强调,民兴党仍然很强大,丽娜的行动未能吸引党任何人追随她的脚步。

民兴党愿与沙团结党合作

(古打毛律6日讯)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表明,民兴党愿意与本土政党合作,尤其是沙团结党。 他指出,党会听取基层的意见以选择合作的对象。 “正如我所提到的,我们不只是听取来自外部的声音,也必须听取党基层的声音。基层希望我们与本土政党合作,在我看来沙团结党是适合的合作对象。” “我与他们的党主席拿督斯里麦西慕保持友好关系,我们以前一起担任内阁部长,此外我还认识一些基层领袖。” “如果这是一个选择(与团结党合作),我相信民兴党领袖们都不会有问题。” 沙菲益也是仙本那国会议员,是今日在古打毛律出席丰收节庆典时,如此表示。 他也再次加强调民兴党目前的首要目标是加强党基本盘,并将是否合作的决定权交给团结党。

丽娜跳槽前曾签署文件 沙菲益:不了解她获得什么回报

(古打毛律6日讯)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透露,古古善州议员丽娜再纳在跳槽前曾签署文件。 “我不清楚丽娜签署什么文件,也不懂得到什么报酬,但是她退党是无法避免的。” “她也会与其他退党的议员受到一样的待遇,我们会根据在选举前签署的合同采取法律行动。” 他说,一些离开该党的民兴党议员此前曾因为他们在担任沙巴州选举(PRN)候选人时签署的协议而被拖上法庭。 沙菲益指出,党领袖在州选中皆全力协助丽娜,而她也在州选已10张多数票赢下古古善州议席。 “她(丽娜)知道我们正在努力帮助她,加拉巴干国会议员马慕苏莱曼甚至推翻与丽娜竞争的姐姐。” “民兴党作出很多牺牲,因为我们希望看到我们国家发生变化。如果我们一直使用过去的方法,我相信我们无法进步。” “印尼因更换领导而成为亚洲地区的模范国家。所以这涉及到领导权的问题。” 沙菲益也是仙本那国会议员,他强调,这个国家的人民需要意识到他们在第15届大选需要作出改变。 “我相信剧烈的变化可以使马来西亚在现有的改革制度下走上正轨。”

丽娜再纳退出民兴党

(亚庇5日讯)民兴党古古善州议员丽娜再纳今天宣布退出民兴党,并加入 沙巴人民希望党(PHRS)。 她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立即辞去党内所有职务。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宣布退出民兴党。这是我经历5年多的斗争,从基层到人民代议士。” “我也宣布辞去女青团副主席一职,但是我没有因为而放弃为民斗阵。” 去年 10 月 18 日,丽娜曾澄清否认离开民兴党,因为有传言称她是即将离开民兴党的人之一。 此前,有五名民兴党民选代表跳槽,即西巴迪州议员哈山价你,新都敏州议员拿督尤索夫也谷、拿督彼得安东尼和拿督诺丁。

达勒雷京:杰菲里对外民卡双重标准

(亚庇4日讯)民兴党署理主席拿督达勒雷京质疑州政府,是否向沙巴的非法移民发放外民卡。 他指出,沙巴副首长拿督杰菲里对发放外民卡一事存在双重标准。 “杰菲里过去曾与拿督杨德利在加雅街举办黑色星期日反对时任政府发放沙巴临时通行证。” “他们借此欺骗内陆地区的选民。希望联盟没有机会给予解释,就一直遭到反对党攻击。” “现在,他们提出了同样的建议,也同样是来自内政部计划。” 达勒雷京也是兵南邦国会议员,是今日出席民兴党最高理事会后,如此表示。 “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现在有机会作出解释。他们首先想做的就是收集数据,这就是他们现在所做的。” “此前,内政部 (KDN) 的目标是向 136,000 名 IMM13、鸟卡和人口普查证持有人提供临时通行证。” “现在我们想知道沙巴的所有非法移民(PATI)是否也将通过数字数据收集进行登记。有数字数据,因为我们应该知道他们的所在地。” 他强调,作为反对党,民兴党支持任何对沙巴有利的事情,因为非法移民问题在沙巴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沙菲益:组建沙盟只为私利

(山打根30日讯)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指出,如果组建联盟只为了满足政党的私欲,将失去合拼的意义。 他认为,沙巴人民联盟(GRS)只是作为纯粹政治利益的平台而成立的。 “如果人民不团结,那么在第 15 届大选(GE-15)中合并的政党就没有任何意义。” “在我们国家,我们至少有10个政党。但如果他们的要求不被满足,就会选择退党。就如最近一发生。之后就有领导人出来成立了一个新政党,即大马全民党。” 沙菲益是今日在里巴兰出席活动时,如此表示。 他也强调,沙盟的成立只为了巩固某些政治人物的利益与官职,而并非人民的福祉。 “如果我们看一下,领导 USNO 的人是班迪卡,他与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过去都不和,可是现在却同在一个联盟之下。” “同样,杰菲里也是与沙团结党闹分裂,可是现在却一起合作。” “明显看到,这些领导人愿意加入,是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地位得到加强。” 因此,他希望人民睁大眼睛看看这种情况,因为国家需要一位有远见的领导人,他希望让国家走上正轨。 “他们需要记住,让他们获胜的不是联盟,谁会赢得他们成为民选代表的是这个国家的人民。 “因此,我呼吁马来西亚人必须意识到有关问题,因为对这个国家来说非常重要。拥有远见的领导层并制定可以使这个国家走上正轨以带来发展的政策很重要。” 他补充说,这不是一个会吸引人民支持的联盟。如果人民决定不投票给沙盟,沙盟就不可能获胜。

斗湖机场载客量出现饱和 黄勇斌亦首相正视斗湖发展需求

(斗湖30日讯)随着疫情逐渐放缓,旅游业再次重现曙光之际。斯里丹绒州议员黄勇斌认为,斗湖飞机场是时候必须升级与扩建。 他指出,按照斗湖机场的设计结构,每年只能负荷150万人次的旅客吞吐量。 但数据显示,斗湖机场自2018年开始,其旅客吞吐量的负荷率早已经饱和;换句话说,假如再不升级扩建则会越来越拥挤。 “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当年即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斗湖机场每年早已录得超过180万人次。” “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数天前,莅临沙巴出席题名为“大马家庭”的官方活动。” “ 斗湖也是大马一份子,因此我要求首相切勿无视斗湖的各项发展需求,罔顾斗湖人民的权利。” 他说,在希望联盟执政期间,斗湖机场升级扩建已是势在必行的工作,奈何后来政权被夺倒台,升级计划胎死腹中。 其工程包括把目前机场建筑面积1万2000平方米扩大至1万3150平方米,一旦落实,斗湖机场每年将有能力从150万提升到250万人次的旅客吞吐量。 尽管只是增加100万人次,但至少可应付疫情结束后的旅游业蓬勃发展,减轻拥挤程度,提升乘客的舒适体验。 此外,希盟政府的升级工程还把目前2座登记桥,再增加2座成为4座;旅客行李转运台从原本的2台再增加1台成为3台。 而新增设的旅客行李转运台,将是专门提供予国际乘客使用,如飞往邻国文莱及印尼打拉根等的航班。 长久以来,这些国际航班乘客皆与本地乘客使用同一个行李转运台空间,出发之前也一起使用候机室空间,这是不恰当的,更无法体现出政府欲把斗湖机场打造升级成为国际机场的努力。 “ 斗湖机场是沙巴州内继首府亚庇之后,第二个繁忙的机场,政府应给予高度重视。” 数据显示,从斗湖出发和抵达的乘客每年皆有上升趋势,在两年前的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每日有19个航班抵达斗湖机场;另外,每日也同样有19个航班从斗湖机场出发。 纵观全国,斗湖机场更是在全马来西亚各个飞机场排行榜中,排列在第8繁忙的机场。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