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7, 2021

沙东区泛婆罗洲大道有助于刺激东海岸经济 潘明丰:促进各行业经济

(山打根7日讯)丹绒拔巴州议员拿督潘明丰欢迎政府开创连接京那巴当岸和都鲁必的泛婆罗洲大道工程,并相信有助于刺激东海岸的经济。 他指出,该道路的条件的确不佳,一路上几乎没有几盏的街灯,若没有一丝月亮的光线,整条道路都是漆黑一片的。因此,在夜间驾驶时是非常危险的。再加上如果行驶的汽车在路途中遇到任何状况时,更为危险。 “ 这虽然不包括通往到亚庇市公路,但我还是期望这工程能在预期的2024 年初或更早的时候完工。” 他指出,由于疫情肆虐,航空跨区也被受限制,这导致需要跨区履行公务的他经常使用陆路,对开往各区域的公路也变得更熟悉。 “若以上提及的工程完工后,在东海岸的京那巴当岸和都鲁必之间的道路,无论是私家车还是商用车都会通往安逸。” “ 我希望该高速公路,沿途都会有街灯照明,并设有休息站。这无疑将有助于旅游业,让通勤者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 他也说,有关道路有利于在周末开长途车返往家乡探望亲的人民。同时在良好的公路设备里,也会促进本地旅游业的发展,无论当地人或外来的旅客都能以陆路游遍沙巴。 潘明丰也相信,泛婆罗洲公路将有助于刺激东海岸的经济。如果通往都鲁必和亚庇之间的泛婆罗洲公路也建成,将有助于沙巴的整体经济发展。在双车道或三车道完工后,各个领域将可以缩短长途行驶的时间和成本。 最后,他也强调沙巴内还是有许多公路需要被升级或改善。 “尤其是从山打根15哩往32哩公路一直都处于不良的情况,政府必须得关注。这仅仅只有17英里的道路,联邦政府不应该迟迟未为此道路提供预算完成改善。”

沙菲益:Timah课题是某政党惯用的炒作手法

(吉隆坡4日讯)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认为,近期备受争议的国产威士忌“Timah”课题之所以被放大是因为这是一些政党惯用的炒作手法。 “这不应该成为一项课题。但是每当快到大选时,总会有关于种族或宗教的议题出现,以作为捞取选票的伎俩。” “请投我,因为我是马来人。请投我,因为我是回教徒。他们正利用宗教与种族争取选票,但这些举动都不符合回教教义。” 沙菲益是在接受一项线上采访时,如此表示。 他指出,“Timah”本身并不属于回教专有字眼。更重要的是回教徒本身有没有履行《古兰经》的行为规范与公益义务。 “作为回教徒,喝酒是不被允许的。但是我并不能因此阻止别人喝酒。我们没有权力去阻止别人。” “把宗教议题政治化只会使我们的观点变得更狭隘。我们应该做的是管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另外,沙菲益也透露,民兴党将不会在来临的马六甲州选上阵或助选。 “我们党内已议决不会参与甲州选,并且专注筹备第15届全国大选的事务。况且,甲州州选不会影响全国政局,因此民兴党将不会参与。”

希盟宁与叛徒合作也不与忠诚盟友协商 赛沙迪:希盟将失去原则

(吉隆坡3日讯)统民党主席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狠批希望联盟宁与叛徒合作,也不要与忠诚的盟友商讨议席。 他指出,他在土团背叛人民的委托时,他就一直与希盟同在。尽管有关决定让他失去了一个部长职位,但他更希望捍卫共同的原则。 “我被我的第一个政党开除后,支持联合反对党的想法,并签署了一份法定声明,支持拿督斯里安华担任第 14 届大选的首相候选人。” “我甚至因为捍卫人民的使命而在法庭上受到威胁和指控。” “ 尽管我们一起忍受了这一切,但与我密切合作的希盟似乎更喜欢与无原则的叛徒谈判,而不是他们亲密而忠诚的盟友,比如我自己。 “他们在无原则的政治青蛙中看到了更多的价值,这是真正的悲剧。” 赛沙迪是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告如此表示。 他认为,希盟不应该与4人帮合作,因为一旦他们背叛人民,他们将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做。他强调,永远不要把我们和叛徒合作,因为选民应该得到比这更好的待遇。人民应该得到更好的。 他也认为,如果这样做,希盟将一样变得无原则。 “当我们同样有罪时,我们如何支持反跳槽法案?当我们支持他们时,我们将如何惩罚那些策划喜来登政变的人?” 他也指出,4人帮之所以跳槽,是有个人议程存在。他举例,前甲州首长之所以背叛巫统是因为想再次成为首长。 “ 他这样做并不是因为相信巫统对马六甲人民带来威胁,也不是因为他长期以来一直批评巫统。我们已经可以从一开始就看到他的心在哪里。他不适合马六甲,不适合人民,更不适合希盟。” 他也强调,4人帮不惧于背叛希盟,他们曾两次让州政府倒台,也可以让州政府面对第三次的倒台。 “我希望希盟的朋友可以作出对的决定。”

陈泓缣要求调整沙巴特别拨款 反对提高沙砂棕油暴利税

(吉隆坡3日讯)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要求伊斯迈沙比里政府调整沙巴特别拨款,并反对提高沙巴和砂拉越棕油业的暴利税。另外,他在辩论中也提及沙巴需要更多的医疗资源。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今天中午在辩论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时,如此表示。 他说,希盟当政时,在提呈2020年预算案时曾针对沙巴年度特别拨款做出调整,从国阵时代一直维持几十年不变的2千670万令吉,翻倍至5千340万令吉。然后,希盟矢志在五年内再翻倍。然而,自从换政府后,该措施并没有持续执行。 他质问现任政府为何延续国阵年代的做法,放弃调整联邦宪法112D条文下的沙巴年度特别拨款。为了提醒现任政府,他进一步援引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后的首份预算案,时任财政部长已故敦陈修信在提呈该年预算案时的讲词。 「我应该先行声明缔结马来西亚契约的结果,中央政府和各州有关收入和拨款的宪政安排是个别不一样的。。。。。。为了提供州的发展元素,沙巴也获得一项年度特别拨款,相等于联邦从沙巴抽取的40%收入。。。。。。具体缴付数目应该以每年实质收入为基础。」 他呼吁,随着今早2021年度修宪案的一读,伊斯迈政府也应该以同样的精神,修改预算案中有关沙巴年度特别拨款的数目。 反对提高棕油暴利税 另外,他也明言反对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意欲提高沙巴、砂拉越的棕油暴利税,从目前的1.5%提高至3%。他也建议征收东马棕油暴利税的门槛应提高至棕油每吨4千令吉。 “对于沙巴、砂拉越的棕油业者来说,提高暴利税肯定增加负担,因为沙砂州政府都有征收为数5%(砂拉越)、7.5%(沙巴)的棕油销售税,当每吨棕油超过1千500令吉其他州属并没有此税务。” 他说,就算预算案也建议提高征收沙巴、砂拉越棕油暴利税的门槛,从每吨3千令吉提高至3千500令吉,这项调整是不足够的,因为东马的棕油种植成本比半岛高了15%至20%,例如运输和劳力成本。他建议,征收东马棕油暴利税的门槛应设定在4千令吉。 “最后一次调整征收棕油暴利税的门槛是2009年,整整12年前。这些年来,劳工薪资和物价例如肥料都提升了多少倍。这当然进一步拉高了生产成本。东马很多棕油公司还在苦苦摊还银行贷款,冠病疫情又导致国门封闭不能引进外劳,很多果实熟了都来不及收割,业界估计损失可能高达50亿令吉!” 沙巴需更多医疗资源 此外,他也提及沙巴医疗资源的课题。举例说明,沙巴并没有一台正子电脑断层扫描(PET-CT),没法提早筛查全身早期肿瘤,很多沙巴人需要去吉隆坡、新加坡求医。沙巴居民和医务专家的比例,例如外科医生、麻醉师等,也随着人口增加而越来越高。 “在沙巴,只有亚庇伊丽莎白二院拥有心脏血管造影的服务。斗湖病患必须等到血压稳定后,才能飞往亚庇就医。心脏专科医生不能就这样飞往斗湖,因为当地没有心脏管中心(cath lab)。是时候让沙巴各大城市也设有相关设施。” 国内旅游税务奖掖不足 针对预算案对于刺激旅游业的措施,陈泓缣援引大马旅游代理协会(MATTA)的文告,指出国内旅游扣税1千令吉是不惧效果的,而且政府也根本没有提供私人企业在国内旅游的鼓励。他建议,国内旅游税务奖掖应提高至8千令吉,带动国内旅游。许多有关旅游业者贷款的申请条件,也必须放宽。 “现在有许多人在周末时去附近的酒店入住,进行宅度假(staycation)。我建议旅游部应该在半岛努力推广前往沙巴、砂拉越的旅游。因为去东马旅游,就像出国一样。” 他也要求财长解释,沙巴高达8.7%的失业率,如何在“工作保证”(jamin kerja)措施下解决,政府有什么方式发展人力资本密集工业。另外,他也要去财长解释,为何政府决定重启价值40亿令吉的跨沙巴油管项目(TSGP)。有关项目负面新闻多多,已经缴付了88%项目资金,却换来11.4%的项目进度。 他重申,大马一家不应该让棕油业者受创、旅游业者不受惠、沙巴人民失去调整年度特别拨款的机会。

沙菲益不满2022财案边缘化沙巴砂拉越

(吉隆坡2日讯)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不满2022年财政预算案边缘化沙巴和砂拉越,并认为发展拨款的数额不公平。 他在国会表示,所有沙巴和砂拉越本地人的社区发展开销仅获得1000万令吉,而原住民、华人和印度社区则分别获得2亿4700万令吉、2亿令吉和1亿4500万令吉。 “天理何在?为了实现这个国家的繁荣,政府必须公平对待所有州属。为了所有人的利益,必须实践在 1963 年马来西亚成立时对沙巴和砂拉越的承诺。” “只有公平公正地分配财富和资源,我们才能确保国家和谐与繁荣。” 沙菲益也指出,沙巴的发展开支仅为 52 亿令吉,而砂拉越则为 46 亿令吉。但沙巴和砂拉越通过石油收入向联邦政府贡献了 1450 亿令吉。 “这是一个很大的数额,但分配给两个东马州属的拨款甚至不足用以发展。” 沙菲益也是前沙巴首长,是在国会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如此表示。 他说,根据 2022财案预算,有人提议将沙巴和砂拉越农民的棕榈油暴利税从 1.5% 提高到 3%,西马与半岛相同。 “我反对这一点,因为沙巴政府也对同样的利润征收销售税,我们不应双重征税。” 他也表示,2021 年和 2022 年的预算共拨款 1.22 兆令吉,用于对抗冠病和解决经济问题。 但根据“日经冠病复苏指数”显示,与印尼(54)和新加坡(70)相比,马来西亚排在第 102 位。尽管邻国没有宣布创下新纪录的预算案,但这两个邻国已经实现了目标。 对于国债方面,沙菲益指出,今年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对比已升至 65巴仙,而五个东盟国家的债务与 GDP 对比仍然低得多。这些国家包括印尼(41%)、菲律宾(52%)、泰国(48%)和越南(37%)。 “迄今为止,马来西亚已达到 62%的债务比率,这使其成为东盟发展中国家债务最高的国家。” 也是仙本那国会议员的他也根据2020...

2022财案沙巴仅获52亿 赵占:沙巴人民须醒觉!

(斗湖30日讯)民兴党副主席拿督赵占山巴贡认为,从财政预算案可看清联邦政府对沙的态度,沙巴人民须醒觉! 就2022年财政预算案对沙砂两州只获不足100亿预算一事,仙本那苏拉巴央州议员拿督赵占称暂未细读预案内容而不作详评。唯强调预案必须以防疫,教育与经济三大领域为重点,这是联邦政府全国划一的责任。 “平心而论在被誉为”史上最高预案”的2022预案中,沙砂仅获分52亿和46亿的预算确是远远不足。对长期遭边缘化而严重落后的沙砂两州而言,再高的预算也难以挽救经济医教建设等需求。” 他强调,预案的重点在于是否将52亿悉数交予州政府自行处理,抑或包函了教育建设,卫生医疗及治安防卫等经费在内? 依1963年马来西亚法令阐明上述三大领域是联邦政府需要承担的责任,是不能罗列在对沙预案栏目里。 “如果沙砂预案函盖了教育,医疗和治安三大领域经费,那州政府实际所得根本不足十亿。” 他表示,对沙预案的不清晰可视作财长的一时疏忽,暂不愿定性为误导或欺骗。唯肯定的是,年不如一年的预案数字清楚反映联邦政府对沙的态度,沙巴人民需要醒觉! “当然,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也将在周一的国会预案辩论环节里极力为沙巴争取应得权益。”他说。

财案无助解决沙巴发展 达勒雷京:沙巴人诉求落空

(亚庇1日讯)沙巴民兴党署理主席拿督达勒雷京对财政部长宣布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感到失望,并认为联邦政府根本无意解决沙巴现有的问题。 他指出,以2021年与2022 年财政预算案做比较,伊斯迈沙比里政府没有任何抱负与诚意解决沙巴的燃眉之急。尽管财政部长也发布了大量公告,但沙巴确实可能在未来几年仍然是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 “ 我们现在再次回到根据联邦宪法第 112D 条为沙巴提供特别拨款的无休止辩论。尽管在 PH-Warisan 作为当时的联邦政府期间修改了特别补助金,但本届政府重复了国盟政府在 2021 年预算中所做的事情,保留了 2670 万令吉的特别补助金(自 1969 年以来的数字)。” “ PH-Warisan 联邦政府在 2019 年接手国阵的烂摊子后面对了棘手的财政挑战,并将 2020 年的特别补助金修改为 5340 万令吉。此后在2023年起将修改为 1.068 亿令吉,之后并将根据联邦政府的财政健康状况进行审查。” 达勒也是兵南邦国会议员,他指出,第十二大马计划披露马来西亚最贫穷的10个地区中有8个是位于沙巴,而且沙巴的贫困率也是全国最高(25.3%)。尽管如此,2022 年预算中也将“Projek...

沙巴资深媒体人 科林佛塞离世

(亚庇2日讯)62岁资深新闻从业员科林佛塞不敌病魔缠身,与世长辞。 直到生命的尽头,他都依然为该领域不断的贡献,他对新闻界的贡献与热忱值得我们敬佩。 科林佛塞(Colin Nicholas Forsythe)在与淋巴癌症斗争一年多之后,于昨天下午 6 时左右离世。 科林在青少年时期就开始了他的新闻事业,当时他在星报柔佛分部当兼职记者。之后他便在 17 岁时移居沙巴,通过各种媒体组织继续他的新闻事业近 40 年。 在沙巴工作期间,他曾在沙巴历史最悠久的英文报《新沙巴时报》与《每日快报》充当全职记者与编辑。他也在这期间担任沙巴记者协会 (SJA) 的秘书。 科林在沙巴民兴党创立期间,作为党宣传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负责媒体与新闻事务。之后在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担任沙巴首席部长时,受委州首长新闻秘书。 身为BorneoToday创办人的他,不单止热心于媒体事业,也活跃于慈善工作。 他生前长期关注沙巴乡区发展,他不计辛劳在沙巴内陆地区-百淡( Paitan)设立了一所学生宿舍,以容纳约30名因住家离学校太远而难以上学的学生。他的贡献解决了村里学生辍学的问题。 在疫情期间,他也致力发起援助计划,走入乡区派发奶粉予受影响的居民。 他的写作成果和他一生所做的慈善工作肯定会被人们铭记。他的逝世使新闻界失去了一名德高望重的忠厚长者。

莫哈末丁退党 阿兹哈马杜欣:预料中事

(亚庇30日讯)民兴党最高理事拿督阿兹哈马杜欣表示,拿笃国会议员莫哈末丁可达比退党的举动是预料中事。 他指出,要成为一名诚实的民选代表并忠于人民的使命,同时优先维护沙巴人民尊严的斗争并不容易。但是无视州选举民意而选择捷径是各方都不能接受。 “莫哈末丁抛弃了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现在他与一个曾经被认为是不好的政党勾结。人民知道在什么时候作出判断。” “无论如何,我们祝他一帆风顺。我们留在民兴党的成员依然会继续与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民兴党奋斗。” 也是达劳州议员的阿兹哈尔说,他相信其他议员将继续专注于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人民,同时努力为民提供最好的服务。 他也强调,他们在当选人民代议士后,依然会站稳自身的立场,与民兴党同在。

不满沙巴发展拨款数额 阿兹嘉曼:理应获得更多

(吉隆坡30日讯)实邦加国会议员拿督阿兹嘉曼对沙巴在2022财政预算案获得52亿令吉的发展拨款表示不满,并认为沙巴理应获得更高的拨款数额。 他指出,沙巴在每一年为国家总产值贡献10巴仙,可是沙巴过去三年从联邦政府获得的发展拨款维持在每年51到52亿。 “联邦政府从我们这里拿了1610亿令吉,可是我们只获得52亿的发展拨款,你觉得我们会高兴吗?” “ 马来西亚已经成立58年,可是沙巴喊着修理破旧学校,修理农村路和泛婆罗大道的戏码却一再重演。马来西亚8个最穷区也坐落在沙巴,甚至有学生爬树以获取网络信号。” “这让我们沙巴的年轻人难以与西马半岛的年轻人竞争。西马半岛现在讨论的是建设一条从柔佛到彭亨再到泰国南部的高铁。他在谈论着5G,可是我们一些地方连2G也没有。 他也质问政府有关2021年财案中的51亿发展拨款进展,并质疑未用到的拨款去向。 “我确定去年的发展拨款用不到一半,这些钱都去了哪里呢?肯定是回到联邦政府的手上,所以我们应该高兴吗?” 他强调,民兴党的议员将继续在国会争取通过 1963 年马来西亚协议,为沙巴提供公平的交易。他也希望所有的东马议员可以合作,一起为沙巴奋斗。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