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1, 2020

信奉上苍是国家原则要点,沈志安抨进步党胡乱扭曲

(亚庇19日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沙巴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沈志安炮轰,国盟沙巴进步党宣称信奉上苍,众心如城(In God We Trust, Unite We Must)为亲菲口号,只是狗急跳墙胡说八道的言辞。 沈志安今日发文告点出,国盟和国阵在州选拿不出政策比拼,反而使用抹黑标签伎俩来竞选,令人不禁感叹,何以曾在沙巴呼风唤雨沙巴进步党沦落如是田地? “事实上,民兴党在2018年大选时,就打出信奉上苍,务必改变(In God We Trust, Change We Must )口号。这个口号源自国家原则的第一行信奉上苍,也是立国基础首要条件。” “当时,不见国阵跳出来扯上菲律宾。2年后的今天,沙巴巫统主席邦莫达开第一枪,污蔑信奉上苍信条。如今沙巴进步党跳进来,参与污蔑行动。” 他质问,沙巴进步党宣传主任陈威凯是否事先做好功课,还是只会屈服于邦莫达一起人云亦云? “政坛需要政策和论述,而不是仅限于用毫无根据的事实来打标签泥巴战,这样一来国家不会进步。” 针对2013年拿笃入侵事件,沈志安点出,时任国防部长和现任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当时主张,与菲律宾政府合作谈判,以不流血情况下解决苏禄军入侵事件。 “与现在的强硬态度比较,希山慕丁当时软化态度,要用谈判桌解决问题。不幸的是,国阵政府错失歼灭苏禄军先机,最后10名军警命丧苏禄军枪下。” “就连退伍军人组织—爱国者协会主席阿斯拉退休准将(Mohamed Arshad Raji)在2018年3月也批评,希山慕丁擅自抢夺军警指挥权,没有第一时间歼灭敌军。 “根据阿斯拉,军警内部高级军官认为,国阵政府反应太慢,指挥不力。如果当时地面军警部队由专业军警官全权指挥,而非希山慕丁干涉,那么就不会酿成大马军警丧命悲剧。” 他说明,希山慕丁现在在菲律宾非法索讨沙巴主权课题上,摆出强硬姿态,只不过是为了在选举中捞取选票。 “反之,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自8月以来,多番重申反对菲律宾众议院批准政府在公民护照上,印上沙巴地图。他也要求全权掌管外交事务的联邦政府,出面解决问题。” “可惜,政敌们只会扭曲,沙菲益坚守沙巴与马来西亚联邦同舟共济的精神。” 沈志安讥讽,既然陈威凯和希山慕丁要摆出强硬姿态,那么两人就该推动与菲律宾断交,并且调动大批半岛军警入驻沙巴,以捍卫主权。 “如果两人能够这样做,就证明有决心做事。否则,两人只是选举政客,选前向菲律宾展示强硬,选后向菲律宾要求谈判。”

沙菲益:73席皆重要

(亚庇18日讯)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今日强调,沙巴州选73个州席每个都是重要的议席,一席都不能少,才能确保民兴党+阵营保住政权。 他批评国盟政府为了保住联邦政权,不惜推倒霹雳、柔佛、吉打等多个州属的政权,现在轮到向沙巴州下手。 沙菲益今日在必打丹出席政治演讲活动时,也促请沙巴民众勿为50令吉或500令吉,高喊“巫统万岁”,典当他们的尊严。 “我们已受够巫统了......投土团党等同于投选巫统,让巫统有机会再次统治沙巴州。” 他强调,沙巴选民不会畏惧联邦政权,亦促请沙巴选民在9月26日当天,以手中的一票捍卫沙巴人的尊严。 此外,针对国阵和国盟频频有重量级领袖到必打丹国会选区的3个州席助选,沙菲益相信,这意味着巫统和国盟均知道人民的重要性。 他说,国阵和国盟已知道现在决定谁是州议员和执政沙巴州的权力在选民手中,他们自然会加紧努力。 但他强调,民兴党同样也会用尽全力,确保73个州席,一席都不能少。

让游子回沙巴投票 旺阿兹莎建议航空公司提供机票折扣

前副首相旺阿兹莎非常关注身在西马的沙巴子民想回来面对了问题,因此她建议航空公司提供特别折扣。 旺阿兹莎在记者会上指出,“我非常关注身沙巴人在西马想回来投票所面对的问题,我想建议所有航空公司给他们特别的折扣。” 她在亚庇一所酒店开记者会时指出,国内的航空中心应该展示爱国精神。 此外,旺阿兹莎也点出沙巴的发展问题。 “我想呼吁政府延续希盟政府发展沙巴和砂拉越的方针,不要侮辱通过创意寻找网络讯号的沙巴人,因为是中央政府无法提供完善的网络设备。”

国油拒付销售税•沙菲益:法庭见

(亚庇18日讯)沙巴看守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今日恫言,若国油再不缴付5%石油产品销售税予沙巴州政府,州政府将起诉国油。 他质疑,既然国油愿意缴付近30亿令吉的5%石油产品销售税予砂拉越州政府,他们也应该缴付5%石油产品销售税予沙巴。 “既然砂拉越有权获得,沙巴理应也有权获得,石油是来自沙巴的,国油理应对沙巴及砂拉越一视同仁。” 沙菲益也是民兴党主席,他今日在必打丹为必打丹国会选区辖下3个州选区候选人助选后,向记者这么表示。 他指出,沙巴州政府自今年4月实施5%石油产品销售税后,除了国油之外,其余在沙巴运作的石油相关公司已缴付相关销售税。 此外,针对沙巴国阵主席拿督邦莫达昨日声称沙砂所要争取的20%石油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实,沙菲益批评邦莫达没有为沙巴人着想。 他反问,既然西马可以获得部分份额的石油税,为何产油州的沙巴州无法获得20%石油税? “为何身为沙巴人的邦莫达会这样说和对待沙巴?” 至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昨日宣布会成立新的1963年建国契约特别委员会,沙菲益指这是联邦政府的权力,但州政府会善用现有的平台,争取属于沙巴州的权益。

国盟与慕沙阿曼勾结,陈泓缣吁选民集中投票民兴党

(亚庇18日讯)沉静已久的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昨日重新复出,与国盟统领丹斯里慕尤丁。 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强调,如今国盟已经跟慕沙阿曼勾结,选民应该集中选票支持泛民兴党阵营候选人。 陈泓缣今日发文告表示,身为沙巴闪电选举的罪魁祸首,慕沙阿曼不尊重2018年选民抉择,进而召集青蛙跳槽,意图推翻民选政府。 “所幸,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当机立断,解散州议会,挫败慕沙阿曼的阴谋。” 他说明,慕沙阿曼选前沦为弃婴,无党敢收留当候选人。 “慕沙阿曼在沙巴呼风唤雨15年,如今却没人敢收留,证明青蛙政体肇祸者已经受到惩罚。” 孰料,慕沙阿曼在星期三复出,与慕尤丁同台,令陈泓缣感到惊讶。 “这证明,慕沙阿曼没为制造不必要的选举而忏悔,反而还积极与具有殖民者思维的国盟合作,想要继续成为殖民者的代理人。” 他抨击,国盟以殖民者姿态,要求沙巴政府与联邦政府同一阵线,否则沙巴就无法发展。 “这种勒索行径,已经过时。慕沙阿曼身为沙巴人,竟然允许联邦继续插手沙巴事务,丝毫没为沙巴人着想。” 基于此,为了打造更强大沙巴,陈泓缣吁请,全沙巴选民集中选票在民兴党,一同打败慕沙阿曼以及国盟。

法米促慕尤丁停止“金钱为王”文化!

(吉隆坡18日讯)首相慕尤丁说,如果沙巴选民把票投给支持中央政府的阵线就可以获得更多拨款,人民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促停止“金钱为王”文化! “我对慕尤丁说如果沙巴人在州选支持(国盟)政府,就可以获得更多拨款感到震惊。” 法米发文告指出,这种说辞就如,只有支持中央才可以获得更多政府的援助。 “换句话说,这番话是要影响选民,告诉他们:支持中央政府,援助就会变多,投选其它政党,援助只会刚刚好。” 法米炮轰说,这种做法就是“金钱为王”文化,也是过去慕尤丁所不认同的理念。 “遗憾的是,为何现在说的,和以前他对抗的做法一样,发生了什么事?” “首相不应该用政府提供援助捞取选票,他应该成为各州以及人民的首相,不是代表他们执政州属的首相而已。” “如果他不愿意帮助其它州属,我觉得他应该退位。” 法米强调,沙巴人有权利投选任何政党,中央政府无权否决人民的决定。 “我相信沙巴人非常成熟,可以衡量哪个是最好的。”

不该有双重标准,国盟应付沙巴销售税

(亚庇18日讯)泛民兴党阵营(民主行动党)里卡士候选人陈历发强调,国盟在沙砂石油销售税课题,不该持有双重标准,只给砂拉越,不给沙巴。 陈历发今日发文告表示,今年4月,沙巴政府开始征收5%油气产品销售税,以行使沙巴自主权。 “可惜,全沙9家石油公司中,7家已经开始支付,只剩国油还没支付。” 他续称,国盟掌控的联邦政府必须视销售税课题为沙砂两邦政府自主权课题,而非以殖民者施舍两邦心态,只是付款予联邦执政阵营的砂拉越。 “砂政府前天接获近30亿令吉石油产品销售税,固然值得受到欢迎。但是,沙巴与砂拉越是平等两邦地位,国盟联邦政府不该有双重标准。” “就连古晋高庭今年5月也宣判,沙巴与砂拉越两邦政府受到宪法保障,有权开征销售税。” 陈历发批评,国盟打着只有沙巴政府跟联邦同在单一执政联盟下,才能发展,形同勒索沙巴人民。 “殖民时代已是历史。国盟不该自持联邦政府,进而以殖民宗主身份来要求沙巴人投选他们。” “我们要的是,沙巴与半岛享有平等地位,大家相互配合,共同打造美好的马来西亚。” 他点出,早在希盟执政联邦时,就已经提出沙砂政府可以掌握国油20%股权,来解决石油税课题,以达致双赢局面。 “我们不愿受到国盟殖民,我们只要与半岛享有对等地位就好,大家共存共荣。”

拒绝国盟殖民者姿态,黄勇斌挺沙巴自主

(斗湖18日讯)继高级贸工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使用国油销售税付款,来要求沙巴与联邦执政党必须同在一个执政阵营,泛民兴党阵营(民主行动党)斯里丹绒州席候选人黄勇斌抨击,国盟滥用执政联邦优势,以殖民者姿态来勒索沙巴人民。 黄勇斌今日发文告表示,慕尤丁不尊重沙巴自由投票的权利。 “如果国盟真心诚意要恢复大马协议,就不应该厚此薄彼,批准国油支付5%石油产品销售税于砂拉越政府,却拒绝沙巴政府同样的要求。” “必须点出的是,虽然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行使沙巴自主权,今年4月开始征收5%石油产品销售税,但全沙巴9家石油公司只有国油拒绝付税,其他8家公司都遵守沙巴法律给税。” 他批评,国盟联邦政府不但没对沙巴及砂拉越两邦政府一视同仁,反而以执政阵营倾向来决定是否支付税款。 “如此厚此薄彼,十分不健康,也有损法治精神。国盟与国阵不该以殖民者要求沙砂两邦俯从。” 黄勇斌忆述,当希盟和民兴党执政联邦时,向国会提呈恢复两邦地位的法案,展现三邦平等的精神。 “可惜,沙巴国阵主席兼京那峇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却弃权投票,以致法案没法通过三分二多数支持门槛。” 他质问,既然邦莫达不愿意恢复沙巴邦的地位,就不适合出任首长。 “反观,泛民兴党阵营与希盟执政联邦时,共同支持恢复沙砂两邦地位,并且在21点的大马协议中,于17点达成共识。” “短短2年,泛民兴党和希盟就开拓三邦平等地位。如果希盟依然继续执政联邦,相信会在近期内完成21点共识,为沙巴谋福。” “基于此,为了捍卫沙巴自主,926当天一起火箭扬帆,票投战船!”

沙菲益:即使阵营不同•宪法阐明联邦需发展沙巴

(亚庇17日讯)沙巴看守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指出,没有所谓不跟联邦政府同一政治阵营就不会获得发展,因为联邦宪法已阐明联邦政府需要负责州的发展。 “联邦宪法明确阐明,学校、医院、联邦公路属于联邦政府的责任,因此享有这些发展是宪赋沙巴的权益。” 沙菲益也是民兴党主席。他星期三晚上在斗亚兰为苏拉曼州席及班带达立州席的民兴+候选人站台之后,受记者访问时,这么表示。首相日前指沙巴要有更好的发展,必须与联邦政府同一阵营。 他说,宪法很清晰地阐明,因此不会因为不支持联邦政府而发展就不会持续下去。 哈芝芝是工具 沙菲益抨击土团党沙巴主席拿督哈芝芝诺是吉隆坡领袖东渡沙巴的工具。 他说,哈芝芝担任苏拉曼区州议员30年,但是,没有良好照顾选区。 “‘白浪’(民兴党)正席卷苏拉曼和班带达立(邻近州席)。” 哈芝芝是前巫统州议员。他与一群沙巴巫统领袖在2018年底集体退出巫统,翌年把土团党引进沙巴。 沙巴人受够了 提到很多西马领袖最近一直前来沙巴助选,沙菲益说,沙巴人有智慧决定自己的前途。 “沙巴选民不会对西马领袖言听计从,我们不需要他们教我们如何投票、必须要投谁,我们知道我们该投谁。” “这么多年沙巴都没获得好好发展,受够了,是时候我们自己决定我们的前途。”

否认不满获7席要报复•蓝眼:没与沙统合作

(亚庇17日讯)公正党否认因不满只获得7个议席,与沙统合作报复,共同狙击民兴党+阵营。 公正党总秘书拿督赛夫丁表示,公正党与沙统的良好关系只是建立在两党领导人的朋友关系上。 “在提名日前的谈判尾声的会面中,我和(公正党主席)安华一起,我们对于(民兴党+)各党之间的州选合作方面,给予承诺与支持,所以根本不存在(要报复)。 赛夫丁是昨晚出席公正党领袖与候选人演说会时,被记者追问时,这么回应。 不过,他希望沙统的支持者,在沙统没上阵的选区把票投给公正党和民兴党+的所有候选人。 “竞选就是在求人,每一票都是关键。选民不管有没有党派,是可以自由选择和秘密投票的。管他是沙统、巫统、团结党或者立新党党员也好,我都希望他们支持公正党候选人。” 沙统实权领袖丹斯里班迪卡昨日强调,沙统也派人攻打公正党上阵的议席,所以两党合作共同狙击民兴党+阵营的说法,根本是子虚乌有。沙统攻打47席。 在民兴党+宣布候选人名单前夕,沙巴公正党宣传主任辛苏丁西迪宣布该党将在14个选区上阵,沙菲益坚持不让步,并在宣布民兴党+候选人名单时表明只留下7席给公正党,安华最后只能接受。 赛夫丁昨晚表示,国盟国阵政府是靠叛徒夺政的走后门政府,慕尤丁首相位子随时不保,他相信沙巴人民有原则和有尊严,拒绝走后门政府阵营。 他说,公正党派出7个有胜算的候选人,包括取代公正党叛徒蔡德和,在下南南上阵的新人彼多卡林。 昨晚,公正党7名候选人上台向选民和直播受众发表演说,他们是拿督刘静芝(亚庇亚庇)、沙查伊多诺(马东贡)、阿里祖斯西比尔(担波罗里)、雷蒙阿华(苏克)、阿都拉曼(克里雅斯)以及2名新人彼多卡林(下南南)、慕斯达法(担巴索)。 除了赛夫丁外,公正党助力团有副主席郑立慷、宣传主任拿督斯里三苏依斯干达、砂州主席孙伟瑄等。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