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 国盟联邦政府回避国会询问

亚庇国会议员兼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表示,国盟(PN)联邦政府将原本由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回答的议员提问,改由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来回答,是否是胆怯的回避行为?

他表示,他是依据本月8日在国会提呈的第47项议程口头咨询所获得得书面答覆,向国盟联邦政府作出上述的询问。

那时,陈泓缣询质询联邦政府关于17位政治人物受委为政府法定机构或政府官联公司(GLC)的任命理由。

根据财政部的答覆,15名国会议员受委为财政部长机构(MOF Inc)及另外2名国会议员受委为财政部旗下联邦法定机构的职务。

尽管他的初设咨询是要首相来答覆,但他也感激联邦财政部在其权限内,提供了完整的受委名单。

其实,陈泓缣针对首相的初设咨询,是要首相交代在国盟联邦政府上台执政后日渐失控的官职委任,政治人物受委为联邦政府法定机构或官联公司主席或高职的标准是什么?

他还要索取全部受委政治人物的名单,以及受委者所领取的薪资及津贴,而不仅仅只是联邦财政部而已。

然而,国盟(PN)联邦政府把陈泓缣原本要首相答覆的提问,转交由联邦财政部来答覆,这是很不合理的结果。因为回避的结果,已经把议员所要咨询的范畴被缩小了。

陈泓缣表示,他没有预料到国盟(PN)联邦政府会用这种方式推脱提问,就如现在所发生的事情那样。

他继称,就在一个星期之前,他在国会特别议事厅针对耆老理事会(CEP)报告的改革建议,是否获得国盟政府的继续推动及落实。然而遗憾的是,陈泓缣在728日所获得的书面答覆,有关提问已遭到驳回。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

国盟政府似乎已倾向搁置那些让他们难以回答的尴尬问题,并借由议长把提问驳回或是交由其他部门来答覆。

两个星期之前,陈泓缣还曾提问另一个问题(728日第26项国会议程),即是国盟所委任的31名正部长及38名副部长,联邦政府的支出是多少?可是国盟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国盟政府所提供的答覆非常简短,比陈泓缣的问题更短。国盟只是交代,正副部长的薪资,与前朝希盟及国阵的时期一样。

陈泓缣表示,这不是他要的答案,国盟政府答非所问。显然地,国盟政府已经感受到压力并且选择性回避某些提问。

谁才有罪魁祸首,来决定回避问题的方向,或是驳回有关提问?到底是国会下议院院长?还是国盟的部长?为何他们不能直接回答提问?

陈泓缣重申,国会议员的职责是提出质询以制衡政府(行政机构),确保政府能展开日常的行政工作。

国会下议院议长应该为议员所提交的咨询提供方便,而不应该为了政府某些难以应对的尴尬提问,而作出回避或驳回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