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若手套工业不征收暴利税 油棕工业暴利税也应废除

(亚庇30日讯)行动党籍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认为,若财政部决定不向手套工业征收暴利税,油棕工业暴利税也应该废除。

他质问财政部长,为何在征收暴利税一事上,双重标准对待手套制造商以及油棕业者?

“ 如果前者可以不需要征收暴利税,那为何行之多年的油棕暴利税还征收迄今?”

他表示,目前在半岛,每当原棕油价钱超过每吨2,500令吉,油棕业者需要缴纳3%暴利税。在沙巴和砂拉越,每当原棕油价钱超过每吨3,000令吉,油棕业者需要缴纳1.5%暴利税。

“ 以为所有油棕业者在原棕油价钱超过每吨2,500令吉(半岛)或每吨3,000令吉(东马)是个错误的假设。油棕业整体而言,才从漫长的价钱和利润低迷的时段复苏。”

他说,让人痛心的是,国盟政府并没有将油棕业者的利益放在心上。

日前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指出,向被指因为新冠疫情而大发灾难财的手套公司征收暴利税是“不一致”的政策,这将传达错误信息给予投资者,让他们不该前来我国投资。

陈泓缣也指出,政府应该撤销油棕业的暴利税,至少在疫情时短期短暂豁免,因为众多油棕业者,尤其是小园主,受疫情冲击。

“ 和一般大众印象相反的,油棕业者并不如之前所赚取暴利,尤其在新冠疫情期间,因为遵守卫生部的标准作业程序,经营费用因此升高。”

他说,油棕业雇主需要确保旗下员工身体健康,零感染冠病,不然就得面对园丘被封锁的风险。不只是这样,目前招聘新的健康外籍劳工前来工作也更困难。结果就是,更多的防疫花费,却未必带来更多的产量或利润。

“ 在疫情期间,许多生意,包括油棕小园主,都必须挖自己的现金储备以求存。如是,继续征收暴利税不见得带来好处。”

“ 如果财政部可以放过手套工业不向其征收暴利税,那为何油棕业不能得到同样的待遇,是不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