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要求调整沙巴特别拨款 反对提高沙砂棕油暴利税

(吉隆坡3日讯)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要求伊斯迈沙比里政府调整沙巴特别拨款,并反对提高沙巴和砂拉越棕油业的暴利税。另外,他在辩论中也提及沙巴需要更多的医疗资源。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今天中午在辩论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时,如此表示。

他说,希盟当政时,在提呈2020年预算案时曾针对沙巴年度特别拨款做出调整,从国阵时代一直维持几十年不变的2千670万令吉,翻倍至5千340万令吉。然后,希盟矢志在五年内再翻倍。然而,自从换政府后,该措施并没有持续执行。

他质问现任政府为何延续国阵年代的做法,放弃调整联邦宪法112D条文下的沙巴年度特别拨款。为了提醒现任政府,他进一步援引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后的首份预算案,时任财政部长已故敦陈修信在提呈该年预算案时的讲词。

「我应该先行声明缔结马来西亚契约的结果,中央政府和各州有关收入和拨款的宪政安排是个别不一样的。。。。。。为了提供州的发展元素,沙巴也获得一项年度特别拨款,相等于联邦从沙巴抽取的40%收入。。。。。。具体缴付数目应该以每年实质收入为基础。」

他呼吁,随着今早2021年度修宪案的一读,伊斯迈政府也应该以同样的精神,修改预算案中有关沙巴年度特别拨款的数目。

反对提高棕油暴利税

另外,他也明言反对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意欲提高沙巴、砂拉越的棕油暴利税,从目前的1.5%提高至3%。他也建议征收东马棕油暴利税的门槛应提高至棕油每吨4千令吉。

“对于沙巴、砂拉越的棕油业者来说,提高暴利税肯定增加负担,因为沙砂州政府都有征收为数5%(砂拉越)、7.5%(沙巴)的棕油销售税,当每吨棕油超过1千500令吉其他州属并没有此税务。”

他说,就算预算案也建议提高征收沙巴、砂拉越棕油暴利税的门槛,从每吨3千令吉提高至3千500令吉,这项调整是不足够的,因为东马的棕油种植成本比半岛高了15%至20%,例如运输和劳力成本。他建议,征收东马棕油暴利税的门槛应设定在4千令吉。

“最后一次调整征收棕油暴利税的门槛是2009年,整整12年前。这些年来,劳工薪资和物价例如肥料都提升了多少倍。这当然进一步拉高了生产成本。东马很多棕油公司还在苦苦摊还银行贷款,冠病疫情又导致国门封闭不能引进外劳,很多果实熟了都来不及收割,业界估计损失可能高达50亿令吉!”

沙巴需更多医疗资源

此外,他也提及沙巴医疗资源的课题。举例说明,沙巴并没有一台正子电脑断层扫描(PET-CT),没法提早筛查全身早期肿瘤,很多沙巴人需要去吉隆坡、新加坡求医。沙巴居民和医务专家的比例,例如外科医生、麻醉师等,也随着人口增加而越来越高。

“在沙巴,只有亚庇伊丽莎白二院拥有心脏血管造影的服务。斗湖病患必须等到血压稳定后,才能飞往亚庇就医。心脏专科医生不能就这样飞往斗湖,因为当地没有心脏管中心(cath lab)。是时候让沙巴各大城市也设有相关设施。”

国内旅游税务奖掖不足

针对预算案对于刺激旅游业的措施,陈泓缣援引大马旅游代理协会(MATTA)的文告,指出国内旅游扣税1千令吉是不惧效果的,而且政府也根本没有提供私人企业在国内旅游的鼓励。他建议,国内旅游税务奖掖应提高至8千令吉,带动国内旅游。许多有关旅游业者贷款的申请条件,也必须放宽。

“现在有许多人在周末时去附近的酒店入住,进行宅度假(staycation)。我建议旅游部应该在半岛努力推广前往沙巴、砂拉越的旅游。因为去东马旅游,就像出国一样。”

他也要求财长解释,沙巴高达8.7%的失业率,如何在“工作保证”(jamin kerja)措施下解决,政府有什么方式发展人力资本密集工业。另外,他也要去财长解释,为何政府决定重启价值40亿令吉的跨沙巴油管项目(TSGP)。有关项目负面新闻多多,已经缴付了88%项目资金,却换来11.4%的项目进度。

他重申,大马一家不应该让棕油业者受创、旅游业者不受惠、沙巴人民失去调整年度特别拨款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