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牛悲歌:沙巴最濒危的哺乳动物

66
成年的沙巴婆罗洲野牛身上的自然印记(红圈处)除了有识别作用,也可在拍摄记录中用于估计种群参数。

亚庇讯:《全球生态与保护》最近刊出的文章,揭露了一曲生态悲歌:沙巴婆罗洲野牛的数量,正逐渐减少至令人担忧的水平。

达瑙基朗野生研究中心的博士后研究员佩妮嘉德纳医生表示,为了研究踏缤野生动物保护区和马鲁亚森林保护区的野牛种群密度,该中心与卡迪夫大学研究人员进行了长时间的拍摄,并利用野牛身上的自然印记(如疤痕)来作个体识别。

“野牛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物种,所以这也是研究人员第一次拥有如此充分的数据,为野牛种群密度的估计提供可靠的统计分析。”

“马鲁亚森林和踏缤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野牛数量皆非常少。每100平方公里的马鲁阿森林仅有0.5只,而每100平方公里的踏缤野生动物保护区仅有1只。”嘉德纳医生补充。

她总结说,森林砍伐和人类活动是加剧种群分布碎片化的罪魁祸首,进而束缚了它们赖以生存的活动空间和行为。

出没在湃丹森林保护区的盗猎者被隐藏的摄像机所拍下。(Copyright: DGFC)

与此同时,达瑙基朗野生研究中心总监兼卡迪夫大学教授贝诺依·谷森医生表示,猖狂的盗猎更是加速了野牛走向灭绝。

“为了扭转野牛绝种的命运,当务之急是控制一切盗猎活动。”

他说,加上婆罗洲野牛的食用价值,每年都有数头野牛在森林保护区里遭射杀。

“它们很常因误入陷阱而造成致命的伤害,如失去肢体。我们在研究过程中亦拍摄到婆罗洲野牛因误入陷阱而负伤的照片。”谷森医生补充。

盗猎者在踏缤野生动物保护区射杀一头野牛后,嬉皮笑脸地躺在野牛身上.(Copyright: DGFC)

“为了助沙巴森林局解决盗猎问题,达瑙基朗野生研究中心最近获森那美基金会的拨款,以提升沙巴森林局的防盗猎保护单位。”

“希望这能为野生动物保育工作注入一枚强心剂,并对州内的盗猎者起阻遏作用。”

州内阁今年亦制定了沙巴婆罗洲野牛行动计划,以及另外两项计划——长鼻猴与巽他云豹保护计划。

沙巴野生物局总监奥古斯汀杜嘉指出:“在提供有关这个完全受保护物种的重要科研资料方面,达瑙基朗野生研究中心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本局矢言将与所有利益攸关者合作,确保上述行动计划如期落实。”

苏谷森林保护区的一头雌性野牛因误踩陷阱而受伤(圆圈处)。 (Copyright: DGFC)

“沙巴的婆罗洲野牛数量如今已少于500只,因此透过圈养繁殖计划来增加野牛数量是极有必要的。”

“在达瑙基朗野生研究中心的协助下,沙巴森林局将成立一个濒危物种保育单位,以监督所有行动计划的实行。”

沙巴野生物局总监奥古斯汀杜嘉呼吁各界支持他们的使命,共同守护沙巴的野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