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案无助解决沙巴发展 达勒雷京:沙巴人诉求落空

(亚庇1日讯)沙巴民兴党署理主席拿督达勒雷京对财政部长宣布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感到失望,并认为联邦政府根本无意解决沙巴现有的问题。

他指出,以2021年与2022 年财政预算案做比较,伊斯迈沙比里政府没有任何抱负与诚意解决沙巴的燃眉之急。尽管财政部长也发布了大量公告,但沙巴确实可能在未来几年仍然是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

“ 我们现在再次回到根据联邦宪法第 112D 条为沙巴提供特别拨款的无休止辩论。尽管在 PH-Warisan 作为当时的联邦政府期间修改了特别补助金,但本届政府重复了国盟政府在 2021 年预算中所做的事情,保留了 2670 万令吉的特别补助金(自 1969 年以来的数字)。”

“ PH-Warisan 联邦政府在 2019 年接手国阵的烂摊子后面对了棘手的财政挑战,并将 2020 年的特别补助金修改为 5340 万令吉。此后在2023年起将修改为 1.068 亿令吉,之后并将根据联邦政府的财政健康状况进行审查。”

达勒也是兵南邦国会议员,他指出,第十二大马计划披露马来西亚最贫穷的10个地区中有8个是位于沙巴,而且沙巴的贫困率也是全国最高(25.3%)。尽管如此,2022 年预算中也将“Projek Kemiskinan Semenanjung/Sabah/Sarawak”废除。

“ 我们理解政府可能有一些新方法来解决贫困问题,但这些方法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或数年才能实现,并将使恢复的道路变得漫长而曲折。“

“因此我促请政府修改策略,立即采取行动或方法来解决多年来一直困扰沙巴的贫困问题。如果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将继续对沙巴的社会经济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看看沙巴这次获得的拨款数额,实施已经化为泡影!”

他提议,联邦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可作为每个部们一年内的“待办事项清单 To-Do-List”。因此,各部门必须利用分配的预算来鉴定部门的未来发展。

他也发现,联邦政府先前分配的预算金额与实际拨款金额之间存在差异,尤其是在沙巴。

“当我们回顾 2020 年的预算案时,工程部用于沙巴道路和桥梁升级和发展的总拨款本应为 2020 年的 RM412,000,300.00。但 2020 年的实际支出仅为 RM127,810,435.00 。还有在 2021 年财政预算案中,2021 年的 RM153,518,600.00再次分配予工程部,用于沙巴道路和桥梁的升级和发展用途。但 2021 年的估计支出仅为 RM66,219,681.00 。因此在最近提交的 2022 年预算案便可一目了然。”

“ 另外,教育部在沙巴和砂拉越郊外地区发展计划的总拨款本应为 2020 年的 RM577,094,100.00,但同年的实际支出仅为 RM87,102,658.00,而 2021 年的总拨款为 RM471,994,000.00。”

“ 但正如最近提交的 2022 年预算中所述,估计支出仅为 RM239,265,800.00。同样有趣的是,对比 2020 年的预算,沙巴和砂拉越农村地区发展计划在2022年的总拨款为RM912,173,000.00 。”

“教育部有责任揭示该部门是否由充分利用这笔巨额拨款,使沙巴郊外地的教育基础设施和设施得到应有的发展,以确保沙巴人与西马将获得同等水平的教育机会。”

他也说,2020 年和 2021 年沙巴基础设施和教育发展的公布预算与实际支出之间有超过 10 亿令吉的差额。换句话说,尽管有重大宣布,但其中仍缺乏 10 亿令吉资金用于发展沙巴。

他强调,基础设施和教育对沙巴非常重要,尤其是在疫情得到控制和经济复苏期间。沙巴必须质问联邦政府为何没有提供应有的拨款数额,或是故意拒绝分配足够的预算予沙巴。

“ 我们了解 冠病对联邦政府的收入和发展产生了负面影响,但 2021 年的预算是在 2020 年提交的,政府正处于对抗疫情期间,因此在宣布财案之前就已知道政府是否有能力拨款予各州。联邦政府应该向人民,尤其是沙巴人,解释为什么没有充分利用分配,以及为什么他们没有兑现对沙巴的承诺发展。”

他强调,联邦政府需要停止以这些所谓的“感觉良好因素”的宣布误导向沙巴人。沙巴人现在已久厌倦了政府的信口开河的宣布发展,因为沙巴人不曾从这些“巨额”拨款中受惠。

他认为政府有责任公开提出更由实质性和具体的建议,为沙巴经济反弹做好准备,而不仅仅是年复一年地宣布巨额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