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部长频在内阁发声 达乐:不要说成我们没做工似的!

兵南邦国会议员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达乐雷京的文告:

我刚刚被一位记者问了我对本地一家英文报(Daily Express)引述首相敦马哈迪的谈话的报导之看法。

我不确定记者询问首相的来龙去脉以及首相为何如此回覆。又或者首相的意思是否真的如报导所述。我看过很多报导与实际的说法有出入。最近一个是关于新国产车的报导。所以我会问首相是否真的说过这些话,抑或记者再次错误诠释他的言论。

因为首相不太可能会忘记或没有听到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我们提出的所有问题。事实上,首相在听到我和我的同僚屡次在内阁会议中提到沙巴的问题时,一再提醒我不要只谈论沙巴,相反的应该谈及整个马来西亚的问题。

然而,我始终坚定地认为我来自沙巴,在为整个联邦谋求福利之际,沙巴依旧是我们优先关注的事项。

首相和整个内阁的内僚都很清楚,我们这几位来自沙巴的部长在内阁会议上提出了哪些课题。

事实上,我们也在会议上多次要求执行皇家调查庭对沙巴身份证的调查结果,我的同僚丹斯里慕尤丁很清楚这点,而其他内阁同僚都目睹我们一再提出问题。

关于沙巴的权益,拿督刘伟强也一直提出要成立MA63委员会,由他负责掌管此事。

因此,来自婆罗洲沙巴的我和我的同僚强烈否认该报的报导,因为有关报导使我们看起来好像从未在内阁提出沙巴的问题。

在上次由副首相主持的内阁会议,以及上周由首相主持的内阁会议中,我就「爪夷文」课题提出了我的看法,即郑重提醒他们,沙巴和砂拉越或要求根据其权利范围,提出拥有个别的教学纲要。我也坚决地表达我的立场,即政府津贴的教会学校也应享有像淡小和华小一样的「选择权力」。

除了谈论沙巴的课题和许多其他问题,我们也一直就沙巴问题与内阁同僚双边对话,并与首相直接沟通,以得出紧急的解决方案。

至于沙大校长课题,我和首长都曾经与教长马智礼博士直接谈过,并向他表明了我们的立场。

我将在来临的内阁会议上询问首相他的真正含意和厘清有关报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