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急需大幅提升疫苗接种行动 陈泓缣:应增购疫苗,不是无为而治

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批评沙盟州政府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反弹“无为而治”,丝毫不见紧急应对方案。他提议沙巴需设立“大幅提升疫苗接种行动”(Operation Surge Capacity),同时,沙盟州政府应增购疫苗,以确保疫苗供应准时运达。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今天在吉隆坡发表文告表示,沙巴近日冠病新增案例破千(30日1066宗;31日1035宗),敲响了州内疫情吃紧的警钟,接近去年11月6日1199宗的顶峰。

他援引医药专科人士Dato’ Dr Amar-Singh HSS的推特,指出疫情反弹的严重性。沙巴可能回到去年的疫情危机,新增冠病案例和入院案件暴增,死亡率增加了84%(以7月前两个星期和后两个星期为对比),可是沙巴的人均疫苗供应仍然是全国最低。(https://twitter.com/DrAmarMOH/status/1420925126539808771?ref_src=twsrc%5Egoogle%7Ctwcamp%5Eserp%7Ctwgr%5Etweet)

去年沙巴州选疫情暴增之际,联邦政府还能在他州调动医疗资源包括人手前来协助沙巴抗疫。然而,相当确定的是,碍于政府本来的能力和资源都有限,现在全国各地疫情反复、自身难保,难以支援沙巴。

根据沙盟政府冠病官方发言人马西迪部长,目前冠病已经渗透社区,封锁已经难以奏效。相反的,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和疫苗接种率才是抗疫的重中之重,因此,沙巴需要的是足够的疫苗供应,以及不间断的运送日程。

沙盟或许准确地做出了在无止境的封锁之中对抗疫情的诊断,也就是SOP的遵守以及疫苗接种。然而,非常遗憾的,沙盟“只见其言,不见其行”,根本没有看到落实言之凿凿的抗疫行动。

关于遵守SOP,越来越多大众不满在各个加强行管令实施的地区的SOP。从宣布到封锁之间隔着一整天的时间,足够让地区内的民众逃亡,来去如风。甚且,加管令地区内“基本服务领域”的员工仍能上班,进出自如。看来什么加管令都不再有效地将病毒传播封锁在区内,除非有直接了当的就地接种疫苗。

沙盟计划在10月才落实沙巴六成人口接种疫苗,也就是从现在开始的3个月后,已经太迟了!沙巴急需大幅提升疫苗接种行动,就像已经在巴生谷(8月1日前,18岁以上已登记者全数接种第一枚)实施的一样。

沙盟政府也批准了私人领域可以自行采购疫苗,为员工接种。这确实有帮助,但并不是最关键的,更根本的是沙巴整体的疫苗供应。沙巴大幅提升疫苗接种行动需要的是公私领域的配合,与及时的采购和运送。

在大幅提升疫苗接种行动下,首先,沙巴应该将疫苗接种目标设定在每天6万剂。之前在6月宣布的7月目标,即每天3万剂,碍于不公平的疫苗分配和迟缓的运送,只有在7月21日后才能达标。我们并没有任何延缓的空间。

其二,沙盟政府应该自动自发去改进和大幅增加沙巴的疫苗供应。对于沙盟来说,应该先问问,作为一个州政府到底能干些什么,例如先采购疫苗,之后和联邦政府谈判要求吸纳采购疫苗的费用,包括运输成本等等。一味指责联邦政府并无助于解决问题,因为联邦也是根据疫苗供应来做出分配,等到药厂送货到达吉隆坡才来要求,根本无济于事。

疫苗协调部长凯里在这一次国会中披露,目前为止,沙巴已经获得大概180万剂疫苗。在8月,除了120万剂辉瑞疫苗,沙巴也将于8月优先得到只打一剂的康希诺疫苗(全国引进3百万剂,沙巴据说获得180万剂)。在确保供应方面,沙巴还有什么进一步的计划?

在媒体上,我们看到互相矛盾的说法。首长哈芝芝曾说疫苗供应全靠联邦,但同时,发马公司董事经理祖卡奈因却说沙巴已经向其公司提出订购科兴疫苗。那到底沙盟会不会自行采购?发马公司现有的科兴疫苗存货为1400万剂,为何沙巴不要先采购以确保供应不间断?

沙巴人口大约390万,其中270万是成年人,这或许排除了在沙巴世代居住的无证移民。先为沙巴汉接种疫苗合情合理,然而,我们最终还得为无证移民的疫苗买单,他们一样是能够传播病毒的人。

对无证移民视而不见,不为他们接种疫苗无助于赢得对抗病毒战争的胜利。要怎样确保他们不会传染病毒给本地沙巴汉,尤其当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和大伙儿在公众地方如市集中混在一起?更具针对性的疫苗接种策略必须提出,以诱导他们前来,而不是让他们在面对大规模筛检时吓跑。或许适合无证移民的疫苗,也是只需接种一剂的,例如康希诺或庄生,然后也顺带地为他们进行生物识别(biometric)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