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政策应以同理心为导向

杨颜殷
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重启顿时让旅游业、中小型企业和低收入群体开始对部分封锁措施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深感担忧。

这项措施显然对沙巴子民带来巨大影响。自3月中旬到现在,大多数当地居民无法走出困境,仍努力从低迷中恢复。

第三波疫情更让马来西亚最贫穷州属,沙巴州的挑战更为严峻,并有可能创下比去年更高的贫困率,即超过19.5%

这几个月以来,越来越多旅行社、酒店和中小型企业将会结业。这间接导致大约615000名沙巴子民陷入贫困危机。大多数低技能员工只能依靠每日工资存活,没有任何积蓄。

尽管沙巴州政府极力协助并允许当地企业持续经营,但由于每日确诊人数维持在三位数,许多当地居民和企业为此感到焦虑,而选择居家办公。

为了降低感染风险,有者则选择暂时休业。削减的消费者支出让那些尚未从行动管制令中恢复的业者大受打击。

由于沙巴州自130日起停止所有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航班,占15%国内生产总值的旅游业顿然失去收入来源。一月至七月间的游客总人数下降了66.2%

国际边界的关闭也导致大多从事外国游客入境、国际运输、票务和出境旅游的中小型企业至少半年没有收入。

尽管沙巴州旅游业自7月和8月间逐步回升,但复苏缓慢。外国游客(尤其来自中国和韩国的旅客)是沙巴州旅游业的主要经济来源。

由于国内旅游业的收入远低于国际旅游业,因此大多沿着亚庇杰塞尔顿 Jesselton Point)的旅游社选择结业,涌现部分店面出租的景象。

随着禁止跨州令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重启,沙巴州酒店住宿业和旅游业将面临更大的打击。许多当地酒店和旅行社收到取消通知,最终可能迫使他们暂停营业或永久关闭。

不仅旅游业,其他行业的中小型企业也将再次受到当前新冠肺炎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根据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协会于8月所进行的调查中显示,在1713名会员当中,有20%正考虑在未来六个月内永久关闭,而22%只有为期一个月的现金流维持运作;27%只能维持到11月;31%只能维持到12月。

这些令人担忧的数据显示,如果沙巴州政府在现今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期间不提供暂缓贷款和工资补贴等援助措施,更多当地中小型企业将无法持续经营,只能黯然结业。

与三月份的情况相比,如今不仅是雇主,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员工更深受打击。随着工作和收入的失去,他们将陷入贫困和债务的深渊。他们甚至可能负担不起日常生活开支。

根据沙巴州灾难管理委员会所分发的食物篮数据显示,截至1019日,整个沙巴州所分发的食物篮总数仅为57329615000户低收入家庭中,仅仅9%的家庭从中受益。有些在目标增强行动管制令(TEMCO)下的仙本那居民至少4天没有收到任何食物篮。

为了简化援助程序,政府应标记并包含所有低收入家庭,特别是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家庭。由于许多家庭仍努力维持生计,因此食物篮应包括一些必需品,如婴儿尿布、奶粉、卫生巾或药物等。

随着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延期,沙巴州政府应提供更多援助,让中小型企业 (即旅游业和低收入群体)有喘息的空间,让雇主不必裁员,防止更多沙巴子民失业。

同时,沙巴州政府应考量酒店住宿业、旅游业和中小型企业协会的暂缓贷款诉求。如果暂缓贷款措施能自动延长三至六个月,当地中小型企业和低收入群体将能度过难关,并在疫情结束后,如期偿还银行贷款。   

除了暂缓贷款措施之外,沙巴州政府可以效仿由联邦直辖区部所推动的直辖区关怀计划Wilayah Cakna initiative),提供为期三个月的租金豁免,让当地中小型企业受益。

沙巴州政府是时候把人民的需求纳入考量。以同理心为导向的州政策将让沙巴州政府视为一个充满怜悯之心的政府始终脚踏实地,为民服务。

*杨颜殷是EMIR Research智库的研究分析师,该智库是一家强调基于严谨的研究的政策建议的独立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