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国会议员:我们不应双重标准——基本或不基本需求,烟酒有何区别?

(亚庇6日讯)在马来西亚,一些行业会遭到较严格的规范,包括酒业、烟草业和博彩业。在封城期间,国家安全理事会禁止了博彩业如常运营,社会大众并没有对于赌场或万字票店的关闭有太多的怨言,人们可以摈弃这些根本不是生活基本所需的娱乐,况且在网络上还有其他的娱乐方式。

另一方面,烟草厂及其买卖,则被归类为基本服务领域允许运行。相反地,酒厂与酒类专卖店则被指为非基本需求,禁止开业。

联邦政府英明神武的给出了让烟草业和香烟买卖成为基本需求的理由,那就是难解的烟瘾。这种理由引发巨大的混淆,在医学常识上,酗酒的也有难解的酒瘾。

斗亚兰国会议员拿督马迪乌斯,兵南邦国会议员拿督达勒雷京与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今日发文告表示,联邦政府怎样可以将烟草归类为基本需求,而酒类不是?

“ 他们根据什么标准决定何谓基本需求?烟草业是什么领域,是不是也是标准作业程序中的“制造业中的食物与饮料”?我们姑且当着是。”

“ 既然酒类是一种饮料,那么为何我们需要做出更细的分类?我们要如何从林林总总的饮料中分类何者是基本饮料,何者不是?传统饮料如豆奶和椰子水是基本饮料吗?这样分类下去,只会制造更多的问题,平添公众和业者的混乱。”

“ 你可以争论说,最基本的食物就是那些经常在救灾时,对水灾灾黎或者加强管制令下的B40群体所派发的食物援助包,就是百米、面条、罐头食物如沙丁鱼、面包和饮用水,那些基本可以让人充饥、延续生命的食物。”

如此一来,在封城期间,试问我们是不是应该禁止除了这些之外的所有食物和饮料的买卖?在封城期间,前首相纳吉与家人岂不是被剥夺了吃比较健康的藜麦的权利,强逼他们回归吃白米饭而已,只因白米足够让人延续生命?

如果我们的决定是让食物与饮料领域可以继续营业,那就不应该设立其他次领域,因为这将带来关于何种食物才是基本这些无穷无尽的争辩。

显而易见的,政府做事不应该双重标准。烟草和酒精都是可以造成上瘾、不容于宗教权威的“罪恶物品”,最重要的是,两者都于国库有贡献。烟酒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既然如此,为什么只能双标允许烟草工厂运行和买卖进行呢?

若在全面封城期间,酒精、香烟和赌博都被归类为非基本物品和服务,政府的出发点不应该是道德警察或趁机将这些行业关闭,反之,暂停营业减少人流只是为了防止冠病的传播。因此,在这些物品和服务之间,是不允许存有对待上的双重标准。

酒、烟草和赌博所征收的税务,是政府要提高收入的惯常手法,这可从政府一路来逐步增加“罪恶税”看出,据说这可减少烟民、酒客和赌徒的数目。

根据报道,联邦政府在2017年从烟草及其相关产品征收了39.4亿令吉税收,而酒业在2019年则带来了22.7亿令吉予国库。虽然都是“罪恶税”,但是它们在国家发展的各方面上同样做出了贡献。

这些征收来的税收,政府可以将之用于例如抗疫这等公共卫生目的。

“ 我们在此敦促政府允许酒厂和专卖店在与烟草业同样的条件下运营,如60%劳工产能及较短的工作时间。政府的政策应该公平、一致以及综合性,不然的话,人民将会混淆,甚至更糟的有了错误的看法,认为政府在打压少数族群,尤其是非穆斯林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