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泛民兴党取得多数议席执政 可解决沙青蛙政治课题

文:林吉祥

由于为民主行动党领袖兼民兴党+候选人彼得赛里助选,我如今会不会因而被指责是导致非法移民的祸首,就像我被指责是导致1969年5月13日吉隆坡骚乱的元凶,即使当时我身在沙巴?

我第一次到访沙巴是在灾难性的1969年5月13日。在那之后的50多年来,我被指责导致1969年5月13日在吉隆坡发生的骚乱,在吉隆坡街道上引领非法游行,即使当时我身在沙巴,从未现身吉隆坡。

1969年5月13日傍晚,我在亚庇一场空前盛大的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说。当时有人在后台悄悄告诉我,吉隆坡那里出了问题。那是我第一次听闻1969年5月13日的吉隆坡骚乱。

在亚庇举行的群众大会上,我抨击当时的沙巴首席部长敦慕斯达法独裁专制,因此他发出驱逐令,要我隔天一早就离开沙巴。

我错过了那天下午离开亚庇的每日班机,不过那是幸运的错过。当天有一群巴夭族骑士前往亚庇机场“解决”我,因为我在亚庇的群众大会上抨击他们的英雄敦慕斯达法。

我被逼在亚庇多逗留一天,并于1969年5月15日搭机离开亚庇。

由于吉隆坡实施戒严,我在新加坡逗留了3个晚上,并从那里联系上我党的领袖和我的家人。他们劝我不要回来,因为我被列入逮捕的黑名单。我向他们保证我不会回去,但我告诉自己一有机会就要回去。对我来说,逃离人民面对的问题是难以想象的,因为我刚在1969年5月10日当选为马六甲市区的国会议员。

在没有告知家人的情况下,我买了一张5月18日的回程机票。我在梳邦国际机场下机时被逮捕,开始了我第一次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18月的日子。

刚才我回想起这段经历时,便想到由于为民主行动党领袖兼民兴党+候选人彼得赛里助选,我如今会不会因而被指责是导致非法移民的祸首,就像我被指责是导致1969年5月13日吉隆坡骚乱的元凶,即使当时我身在沙巴?

我第二次到访沙巴是1977年。那时敦慕斯达法的沙巴民族统一机构(沙统),于1976年被沙巴人民党推翻。沙统倒台前发生了“666空难”,一架诺曼型飞机在亚庇机场坠毁,导致沙巴人民党的高层领袖遇难,包括敦法和彼得摩珍丁。

1977年,我走访了亚庇、山打根和斗湖,并警告沙巴州出现三个新的问题——沙巴人面对的罪案和治安问题,腐败问题和非法移民的初期问题。

如果沙巴政府听取了我对这三个问题的警告,如今沙巴不会以19.5%的最高贫困率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而我国平均贫困率仅为5%。

1977年,非法移民的数量估计约为14万,但是40多年后,现在的估计数目在120万至200万之间!

可是,当时的沙巴首席部长哈里斯沙烈不满我的警告,所以我再次被禁止入境沙巴。

佐瑟拜林吉丁岸有两次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的机会。第一次是1985年至1994年他担任首席部长期间,以及第二次是2004年至2018年他担任副首席部长的时候。

然而,佐瑟拜林担任首席部长和副首席部长的25年间,未能解决沙巴的非法移民问题。更甚的是,他的兄弟杰菲里吉丁岸指责他与巫统的关系过于友好,特别是与巫统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的关系。

杰菲里虽然现在是国盟的副部长,但他也未能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伊党和巫统是国盟的两个主要成员党。

令我惊讶的是,根地咬许多人都以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于9月16日马来西亚日来到了根地咬宣誓石,并向宣誓石以及宣誓石上的三项承诺致敬。这三项承诺是“沙巴的宗教自由”、“沙巴的土地由沙巴政府管辖”以及“政府尊重并维护沙巴人民的传统习俗”。

马来西亚日当天,慕尤丁没有来到根地咬,因为他在诗巫参加马来西亚日的另一项活动。他当时宣布成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特别委员会,以讨论悬而未决的MA63课题。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看了在根地咬宣誓石举行的马来西亚日纪念活动的视频。杰菲里当时代表首相,接收卡达山、杜顺、姆鲁原住民领袖呈交的根地咬宣誓石备忘录。

杰菲里是否可以确保在星期三的内阁会议上提呈《根地咬宣誓石备忘录》,而内阁会做出重要的决定,将根地咬宣誓石的内容作为MA63特别委员会的其中一个议程?

如果彼得赛里当选为兵谷州议员,他将与民主行动党其他领袖一起工作,如沙巴州副部长珍妮拉辛邦、上议员阿德里安拉辛邦、丹南国会议员诺丽达等。他们将在民兴党+州政府中寻求卡达山—杜顺—姆鲁社区可以接受的方案,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非法移民问题,而不必与巫统合作或相信伊党。

距离沙巴州选举只有4天。沙巴州选举是慕尤丁的阴谋出错的结果。慕沙阿曼成功网罗13名“政治青蛙”,目的是想要夺取沙巴州政权,而不是促成沙巴州选举。

国盟使用的“标志”,不是真正的标志,只是字母。这证明慕尤丁没有为沙巴州选举做好准备。

在沙巴战役中,沙菲益比慕尤丁领先一步。让沙巴人民在周六协助沙菲宜再次击败慕尤丁,赋予民兴党+强而有力的委托,不仅得以组建州政府,而且要赢得沙巴州议会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席位,以结束令人恶心的“政治青蛙”文化。

9月26日沙巴州选举之后,新的政治戏码将在马来西亚上演,内容包括慕尤丁可以继续担任首相多久。

林吉祥是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