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前所未有的2020年沙巴州选概要

2020年沙巴州选现在已经进入尾声,我想要在这里陈述即将于2020年9月26日星期六投票的本次沙巴州选的12项概要,并说明为何泛民兴党候选人应该获得全力支持。这12项概要如下:

1, 本次沙巴州选本来就不应该举行的。那些原本策谋13名沙巴州议员“青蛙跳”以夺取沙巴州政权,且无需举行沙巴州选的计划落空。沙菲益较这些策谋者和政治青蛙捷足先登,所以我们现在就有这一次的沙巴州选。沙巴选民应该证明沙菲益比沙巴和吉隆坡的策谋者更高明,在星期六坚定投选泛民兴党,让后者可以拿下沙巴州议会的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

2. 在野党联盟面对本次沙巴州选的准备不足,尤其是国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标志,并在为沙巴州选做最后一刻的准备时无法端出任何标志,结果只能用国盟的名字当标志。

3. 本次州选创下历来候选人人数最多的一次。共有来自16个政党和56名独立人士的447名候选人角逐第十六届沙巴州选的73个议席。

所有的议席都出现多角战,最起码的都有三角战(没有一对一对决),最多的则是11角战,那就是坐落在古达国会选区的冰哥卡州选区。其他的,还有15个5角战、26个6角战、13个7角战、6个8角战以及3个9角战。

4. 只有泛民兴党候选人拥有稳定的政策计划,那就是成立一个以沙菲益为首席部长的下届州政府,不再只是赢得简单多数议席的37个席位,而是一举拿下至少49个席位的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并终结沙巴和马来西亚的政治青蛙歪风。

首相要哈吉吉出任下任沙巴首席部长,但沙巴巫统却不同意这个人选。倘若屡爆粗口的邦莫达出任沙巴首席部长,那么沙巴人民在接下来的五年无论在马来西亚还是世界任何地方都抬不起头,邦莫达除了任意爆粗口,他也因为经常在国会发表贬低女性的尊严和社会角色的言论而恶名昭彰。

5. 沙巴州选里最重要的操盘手并非首相,或者是堪称为“联盟中的联盟”的沙巴人民联盟的各个政党的各别主席,而是某一名在幕后操控沙巴政治青蛙的神秘人物。

6. 主导沙巴人民联盟的领袖都是来自马来西亚半岛的,如团结党总秘书兼内政部部长韩沙再努丁和阿兹敏。

7. 沙巴团结党在如韩沙这样的来自马来西亚半岛的领袖强加在该党和沙巴立新党之间的“和解”之下,放弃在其神圣的政治发源地坦布南上阵,好为沙巴立新党让路。坦布南的十名沙巴团结党领袖和他们的支持者炮轰该党领导层将该选区交出来。我自己虽然不是该党党员,但也有被背叛的感觉,我曾经在1984年至1986年期间在国会内外维护约瑟拜林和沙巴团结党。我认为该党在全沙巴的领袖和党员应该对坦布南这个沙巴团结党政治圣地被交给沙巴立新党上阵表达他们的厌恶和失望。

8. 沙巴的严重贫穷状态已经持续长达57年了,尽管它是马来西亚其中一个最富饶的州属,拥有如石油、天然气、木材等的丰富天然资源。在沙巴州选期间,沙巴在2019年的贫穷率达到最高即19.5%,而40%的沙巴原住民处于贫穷线下,相对而言,全国的贫穷率只有5%。

9. 首相将根地咬宣誓石和它的三大承诺,即“沙巴享有宗教自由”、“沙巴土地由沙巴政府掌控”还有“沙巴子民的风俗习惯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列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特别委员会的议程。

10. 慕尤丁赋予沙巴州选一个全国性意义,这攸关他的首相权位的安危,尤其是安华昨天在记者会上宣布他掌握了足够议席成为首相,并把慕尤丁拉下台。

11. 让沙巴和马来西亚不再成为世界上以严重贪污和洗钱问题闻名的国家。

12. 前任首席大法官理查玛兰尊呼吁沙巴人民投选泛民兴党,以建立一个团结、包容,并且能够秉持国家原则五大原则的新沙巴和新马来西亚。

林吉祥是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