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9, 2020

沙菲益:愿与任何目标一致的政党合作

(斗湖8日讯)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表示,民兴党不排除与任何的政党合作,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成立的新党,先决条件是大家的目标必须一致。 “我们不排除与任何的政党合作,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的新政党,我们不能因为当时他是首相我们才与他合作,不是首相的时候我们抗拒他,这是不良的价值观。” 沙菲益今日在斗湖分派房屋地契予火灾灾民后,在记者会上如此表示。 他强调,抗争的目标是为争取人民的福利。 “我们将会与拥有一致目标的政党合作,我们能够与行动党合作,为何不能与马哈迪合作?” 记者问道有关是否会与盟党使用统一旗帜上阵时,沙菲益表示,有关事项还未有定案,但他相信沙巴的选民并非只看旗帜作为投选对象。

黄俊铨批杨德利言论思想过时

亚庇民兴党支部主席黄俊铨回应拿督杨德利的政治言论已过时、无关紧要且不可靠。 每个人都非常了解国家目前的经济状况,新冠肺炎让经济发展放缓了脚步。疫情不仅仅影响了我们,更影响了全世界。这是众所周知之事!杨德利,不要再无知了。在拿督斯里沙菲益的统领下,由民兴党率领的沙巴州政府分配了9.1亿令吉作为两期新冠肺炎疫情的经济振兴配套。第一期(6.7亿令吉)配套包括了援助前线人员、低收入群体、贫穷及赤贫者、在西马工作的沙巴人、提供沙巴各个家庭食物及必需品 、沙巴信贷公司所提供的贷款,沙巴中小企业基金等援助。而第二期(2.4亿令吉)配套,“沙巴新政” 主要针对加速数码经济转型,且重启、促进与恢复数个受影响的经济领域。沙巴是最早推动大规模经济振兴配套的州属。我们致力于重建沙巴、复苏沙巴经济,然而正在进行中的经济复苏计划却受到了青蛙政客叛党,因而导致州议会解散。 为了避免浪费金钱,民兴党政府必须重审由前州政府所签订的不平等项目及合约。这项操作证明对沙巴有效,因为沙菲益在第一年执政时就能够提出2020年财政预算案,并且偿还了10亿债卷。难道杨德利也对这视而不见吗? 杨德利任职首长的两年内为沙巴及沙巴人民做了什么?若将两人任职首长的两年内比较,无疑是沙菲益比杨德利更有贡献。再者,杨德利身为华人,却不敢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沙菲益虽然是一位穆斯林原住民,但身为沙巴人,他在2019年承认了独中统考文凭。杨德利对此只能妒功忌能吧? 沙菲益拥有超过30年的从政经验,对于他是第一位被提名为马来西亚首相人选的沙巴人,绝对是当之无愧。杨德利嫉妒其他沙巴同胞被提名,真的是在意料之中。 杨德利一定是非常嫉妒首长沙菲益,才会出言不逊指仙本那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屎坑”。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纷纷前来仙本那朝圣,每位沙巴人都以仙本那为世界级的旅游胜地为荣。这类“标签”对沙巴子民来说是个耻辱。 民兴党绝对尊重沙巴人的智慧,我们于此提醒杨德利,沙巴子民才是那位“法官”,他不是。过去的26个月已证实了沙菲益所领导的州政府是高效率的。沙巴人民也有共识让沙菲益及民兴党在接下来五年继续完成他们对沙巴的使命及异象。沙巴子民的托付将驱使沙菲益及民兴党火力全开地向前进。

集开明果敢于一身- 沙菲益

在上周三(7月29日),沙巴发生一连串的青蛙跳槽事件,导致沙巴政府在一天内,引来变天危机。 由于慕沙阿曼阵营在当天因还欠一位议员的微差下,而无法以简单多数议席组成州政府,因此唯有在隔天觐见元首,方可宣誓为沙巴首长;眼看形势不利,沙巴首长沙菲益在同一天晚上就立即上奏元首,要求解散州议会还政予民。 沙菲益当机立断的举动,让巫统的慕沙阿曼夺取沙巴政权计划正式告吹,同时也让那群青蛙议员暴露在人群当中,饱受公众指责。 希盟在第14届选举中胜出,获得联邦政权,也同样拿下多个州属的州政权,包括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柔佛及沙巴。结果,因国盟发动喜来登政变,通过官职和金钱诱惑,让青蛙议员转换阵营,导致希盟接连失去联邦政府和多个州政权。 在前车之鉴下,沙菲益并没有像其他州属那般坐以待毙,也没有委任最后一位官委州议员,让州议会陷入悬峙局面,反而迅速做出了断,毕竟有不少议员已接受敌方阵营的官职和金钱条件。因此,在慕沙阿曼高调宣布夺回政权时,还是沙巴首长的沙菲益就已经觐见元首要求解散州议会。 事实上,沙菲益大胆做出这个举动,也跟他的多年从政经验有关。沙菲益早在1999年开始在联邦内阁担任过多年的部长,也是首位东马领袖成为巫统副主席,甚至高过当时的沙巴首长慕沙阿曼。不过在一马公司丑闻爆出后,沙非益连同时任副首相慕尤丁,公开质疑纳吉涉嫌一马公司丑闻,结果被纳吉革除内阁和被冻结党籍。随后,沙菲益退出巫统,回到沙巴成立多元族群的民兴党。 沙菲益凭着个人开明魅力在上届大选与希盟合作,在毫无政府资源协助下成立新的政党,并与慕沙阿曼带领的国阵同样获得29席州议席,导致州议会出现悬峙局面,最终在2名民统党州议员加入下,成功让沙菲益获得31席成为沙巴首长。沙菲益从90年代在沙巴长年耕耘至今,更在当地提倡宗教自由与种族和谐,也获得当地居民的支持,因此在上届选举中与慕沙阿曼阵营势均力敌。 沙菲益在担任首长期间,展现了推崇宗教自由和种族和谐的精神,比如宣布承认统考、两天圣诞节假期,甚至戴着圣诞帽子唱圣诞歌,这是沙巴子民有目共睹的。 在沙巴面临后门夺权之际,沙菲益当机立断,解散议会、还政于民,不但反将敌手慕沙阿曼一军,还把青蛙议员的丑态公诸于世,充分展示领导人应有的风范。因此,在接下来的沙巴大选,沙巴子民应该慎重考虑:究竟是要选一个只懂“Cash is King”的慕沙阿曼?还是选择一个真正尊重民主、遵守民意,开明开放又敢作敢为的沙菲益? 我们相信,马来西亚值得拥有的是开明政治,而不是青蛙政治。 (文章取自2020年第11期火箭报)

冠病疫情反弹‧政府加强管制

(亚庇6日讯)随着沙巴冠病疫情出现反弹,沙巴看守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宣布,加强管制避免疫情进一步扩散。 州政府透过冠病防疫指挥中心决定: 1)执法单位必须加强当前标准操作程序(SOP)的执行能力。 2)强制人民在公众场合必须佩戴口罩,勤使用消毒搓手液或肥皂洗手,时时刻刻与人保持人身距离。 3)业者必须限制进入店内的人数,人数取决于场所空间的大小,并且清楚列明与分开出入口。店主也必须加强实行入口处的健康检测。 4)社交活动或宴会的出席人数将限制于150人以内,活动时限为3小时。服务员在递上食物与饮料前必须预先包装好。 5)所有的场所业者受促增加消毒的次数。 6)有关单位扩大冠病检测的覆盖范围,并非只在风险较高范围内进行。如有需要,州政府将会重新在海、路与空的入境处实施入境检测。 沙巴卫生局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25日,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为384宗。确诊病例在短短两个星期后增加至402宗。在此期间,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的病患已从4例增加到16例,足足增加了4倍。 因此,沙菲益提醒民众,尽量远离人潮拥挤,范围狭小和与人近距离交流;持勤洗手,戴口罩与警惕的心态。人民也受促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远征旅途。

派米拉票造成人挤人?·陈历发:有人放假消息

(亚庇5日讯)行动党里卡士区州议员陈历发澄清,今早在大业新村新光店屋派发粮食援助包的不是他本人或行动党的活动,而是里卡士社区社会发展局(UPPM)。 他强调,该活动被乱传为里卡士区州议员为了州选到来,出来派米和帮选民登记,为自己拉票,结果造成场面失序,根本不是事实。 他受询时说,里卡士社区社会发展局昨日和今日早上在大业新村店区派发第6期抗疫粮食援助包,但今早出现数百人,惊动警方前往进行管制。 他说,该局过去派发了5期抗疫粮食援助包,并没有出现人挤人现象,今早会出现比以往多的人,事不寻常。 “我怀疑是有人故意放假消息,说我会去派米拉票,导致今早这么多人出现。” “早上10时有很多人WhatsApp问我发生什么事,脸书也有多人留言,然后我接到UPPM电话要我去帮忙处理,我到的时候确实人很多,警察也出现了。” 无论如何,陈历发为今早的混乱情况对民众造成影响致歉。 他指出,冠病疫情期间,当局先后发放了5轮粮食援助包,共有5700家庭受惠,因仍有部分已申请的里卡士居民,尤其是Kenawai花园居民尚未领到援助包,所以安排第6轮发放。 除了发放援助包活动外,当局的大马选举委员会代表也为民众登记为选民和检查选区,首天即昨天吸引约100名民众前往咨询服务。 陈历发昨日也安排其团队及大业甲必丹江友强到场协助。

沙巴社青团促选举委员会允许游子使用邮寄选票

(亚庇4日讯)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促大马选举委员会允许在外地求学与公干的沙巴汉以邮寄的方式进行选票。 基于疫情与机票票价高昂,他认为使用邮寄选票是有必要的。 “ 我的观点与净选盟2.0一致,就是希望选委会可以采用邮寄选票,让更多的青年可以参与本次的州选举。” 他表示,沙巴州有非常多的青年在外求学,尤其是西马。他们投票的权力不可被剥夺,他们选票也不可缺。 “ 我知道我们有非常多的青年在外求学,所以选委会必须实行邮寄选票。沙巴的青年有权投票,他们的选票非常珍贵。” 冯晋哲也是青年及体育部看守部长认为,沙巴州政府不断努力维护民主和建立更公正的选举制度。并且尝试遏制沙巴和整个国家的政治常年陷入不稳定的状况,也确保即使在疫情中我们也能维持州内的经济及民主。 他肯定,虽然许多沙巴人现在并不在州内,但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捍卫我们的民主。就像在2018年5月9日,将他们的委托交给他们的相信的人选。 因此,他敦促选举委员会与净选盟2.0配合,对即将举行的州选举采取邮政投票。并允许所有沙巴人(无论是在沙巴州还是在马来西亚半岛)进行投票,惩罚政治青蛙,帮助我们心爱的国家恢复稳定。

沙菲益:国阵执政50年 谁更失败?

(亚庇4日讯)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认为,民兴党与希盟政府只执政长达26个月,因此并不能准确的判断他们的执政表现。 他说,国阵政府已执政超过50年,破旧学校与房屋依然可见,比起只执政26个月的民兴党政府,国阵不能把一切的不足都怪罪于别人。 “ 他们执政了50年,他们不算失败吗?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是最好的?“ 沙菲益是在主持民兴党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在记者会上如此表示。 他有信心能够在来届大选获得更多的支持。 他指责跳槽的议员,并表示他们就是解散州议会的根源。 “ 我须要还政予民,让人民自己决定自己想要的政府。” “ 大家必须善用自己手中的一票教训跳槽议员,我们必须给这些人民代议士上一堂课。”

沙菲益:政治打压限制沙巴发展

(亚庇4日讯)沙巴看守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说,联邦政府没有给予沙巴援助或合作,相反的却处处给予打压,制造压力。 他说,他在过去曾多次声明愿与联邦政府合作,但是他的意愿并未获得对方的理会。 “这也造成原本稳定的沙巴政府被逼解散。 沙菲益说:"联邦政府向我们施压,打压反对党议员直到他们退党;实际上,国家元首在国会曾劝告大家勿玩弄政治,因为这对社会非常不健康。" 沙菲益也说,在执政时期他们努力治理沙巴,但是,因政治压迫而受到影响。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只好还政予民,让人民自己做决定,我相信人民会惩罚跳槽议员。" 他强调,他不希望看到沙巴受到跳槽议员污染,所以他必须解散州议会,让人民选出自己要的议员。 "我知道沙巴人民要发展,要就业机会,但非常不幸的,我们一直被政治课题困扰着。"

沙菲益:要忠诚候选人

(亚庇3日讯)沙巴看守政府首长兼沙巴人民复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今日表示,出战州选的候选人最重要的不是学历和能力,而是绝对的忠诚。 他说,用新人是其中一项战略,但如今挑选候选人的首要条件,是对方必须对民兴党和联盟政党(民兴党++)的政治斗争绝对忠诚。 “我们的条件可以是新人或有一点经验的有能力者,可以派出有博士学位或者专业人士,但(中选后)第二天就跳槽,没用。” 沙菲益今日在民兴党哥隆邦总部主持沙巴执政党应付州选的准备会议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民兴党主导的沙巴联合政府在65个州议员(包括5名官委州议员)中,原本拥有45个州议员,其中13人变节支持沙巴前任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为首的新联盟,从而失去多数席执政的优势。 这也迫使沙菲益决定行使首长权力,成功说服沙巴州元首敦朱哈同意解散州议会,还政予民,举行州选。 针对本地1名律师及2名女企业家入禀法庭申请司法审查,以停止沙巴州选举,沙菲益表示,交由州律政司处理。 “首长没有解散州议会的权力,这是州元首的绝对权力,况且在他们(慕沙)宣布拥有多数席之前,我已经在7月29日交信(要解散州议会)给州元首。” 他说,他当时身为首长仍有权力向州元首提议解散州议会,而根据州宪法赋权,州元首可行使权力解散州议会,即使上到法庭,这一点应该不容挑战。

沙菲益:民兴希盟下周议席分配达共识

(亚庇3日讯)沙巴人民复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表示,民兴党与联盟各党之间预料会在下个星期产生面对州选的联合竞选共识,包括议席分配、候选人等。 他说,有了上届大选的合作基础和经验,他相信民兴党与联盟政党能够团结一致,面对政敌,保住政权。 “我们在同一阵线,政权在我们手上,我们会迎战和打倒敌人。” 沙菲益今日在民兴党哥隆邦总部主持沙巴执政党应付州选的准备会议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出席者包括民兴党署理主席拿督达勒雷京、民统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迪乌斯、沙巴希盟兼公正党主席拿督刘静芝、沙巴民主行动党主席拿督潘明丰、沙巴诚信党主席拉希鲁等。 另一方面,沙菲益表示不排除在一些州选区可能派遣国会议员上阵。 “最重要可以打倒巫统及国阵。” 有胜算候选人 针对上届大选没有机会上阵的希盟成员党诚信党,今次是否有机会上阵,沙菲益表示可以在接下来的联席会议参详讨论,不过他强调,首要考虑因素是必须能胜出。 “首先要有赢面,其次是选民的接受程度。上届大选我听到基层的声音,大多数是要本土政党,这也是之前(上届大选)没有给诚信党(议席)的原因。” 他解释,行动党和公正党在沙巴落地生根,已足够强大,而在分享权力理念下,如果有需要,强大的政党可以借出候选人给弱小的政党上阵。 沙菲益说,各党争取上阵和要求更多议席是兵家常事,他们将会跟据各家所长和优势,选情分析等做出议席分配和候选人人选的决定。

Latest news